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冯敬尧原型,冯敬尧是怎么样一个人,冯敬尧怎么死的

历史人物 aty25 5983次浏览 0个评论

冯敬尧原型

冯敬尧,电视剧《上海滩》里的人物,上海滩老大,冯敬尧原型是旧上海青帮老大、“流氓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其门徒达1000余人。黄金荣 (1868—1953年6月20日) 浙江余姚人,字锦镛。

冯敬尧原型

冯敬尧是怎么样一个人

以有梦、够狠、有才三点考察冯敬尧:

一、梦。冯敬尧有梦。在拥有上海一半的地盘时,针对他人对自己这一半地盘的“惦记”,对详叔说,不让他人惦记自己这一半地盘的最好办法是把剩下的那一半也收归自己所有。可见,冯是不知足的人,雄霸整个而非半个上海滩,是冯的梦。

二、狠。冯敬尧够狠。对敌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凡是对其不敬或是造成威胁的,冯都会从肉体上令其消失。

三、才。对许文强,我们用了谋划能力、功夫能力和联盟能力来分析,冯已经是老大,有多人保护,功夫能力对其不重要,改用用人能力,另外两个能力仍然使用:

1.谋划能力。无疑,冯这方面的能力是比较强的。详叔虽说是其军师,但大部分决策还是冯自己做出的。

    2.联盟能力。冯的联盟能力是比较强的,与警局、与日本人,只要有共同的利益,冯都会为之联盟。

    3.用人能力。这是冯的失败所在。作为上海滩的老大,冯除了详叔和丁力外,没有能力和忠心兼具的人可用。用人讲究两点:能力(才)和忠诚(德)。有德有才的人重要,有德无才的培训再用,有才无德的谨慎利用,无德无才的不用。忠诚可能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血缘关系,二是价值观的认同,三是利益一致。许根本不认同冯氏集团的价值观,加之许是原则性极强的人,不可能对其产生忠诚。因此,许算是有才无德之人。这种人只可利用,但需谨慎,不可重要。冯其后的被动就在于忽视了这一点,重用了许,当许一旦成为对手以后,知晓其许多内幕,冯就被动了。其实,用人上的问题不是冯个人能解决的,作为权力本位的黑道集团,用人问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的。黑道人物的命运,很多部分就是基于用人上的问题。

    综上,冯无疑是基本上具备老板的素质的。其最后的落败不在于他自己,而是黑道的性质所定。

冯敬尧怎么死的

冯敬尧怎么死的

许多人认为周润发擅长演黑社会老大,其实周演的黑社会人物,极少是真正的老大的。许文强不是,小马哥不是,高进具有大哥风范,却只是个赌徒。至于江湖情与英雄好汉中,将季哥置于江湖一哥的位置,周润发温吞的表演,缺少那种控制局面的绝对威严。

那日与朋友聊起黑帮片,认为现在的周润发适合拍一部真正的黑帮史诗片。而香港黑帮片的始作俑者《上海滩》,里面只有一位老大,那就是冯敬尧。

冯敬尧出场时机把握得极好,那是许文强与丁力在上海立足之后。而在此之前,对冯敬尧的铺垫已做得很充分了。从丁力及其他人的口中,不断地提到这个名字,这位上海闻人的地位超然,令人仰视。冯敬尧真正露面时,先是背对着镜头的,一个前来求助的商人向他倾诉办事的不顺,请冯会长帮忙。这恰与好莱坞经典《教父》开场镜头极为相似,暗示了冯敬尧在上海滩的教父位置。许文强与丁力在上海的故事,离不开冯,波澜壮阔的斗争以此三人的恩怨徐徐拉开序幕。

能坐到这个位置,冯敬尧自有其控制局面的手段。他在法租界可与法国人平起平坐,因为他有实业,有一批人为他卖命,于黑白两道都能说得上话,恰是乱世中平衡局面的重要力量。真正的老大,是不会在一线砍砍杀杀的,只会在一个微笑中将绊脚石一一解决,冯敬尧便笑容满面,更多的时候,他看上去是个慈祥的人,是个喜欢帮忙的好人,他总是穿着长袍马褂,斯斯文文,说话低沉而沙哑。

在许文强与丁力占了李梦麟地盘后,冯敬尧并没有干涉,而是要求按以前的规矩办事,抽百分之十的利。许文强年轻气盛,不愿抽利。冯敬尧便前来许文强的赌场看看,他慢斯慢理,抽着烟嘴,丁力一眼便认出了自己心中的偶像,激动得不知所措。而冯则是微笑着,邀请他们隔日到府上参加舞会。他感到这两个年轻人的份量,习惯于别人顺从的冯敬尧从许文强的矜持中看到了新生力量,他不得不重视。而舞会上许文强的从容表现,出面帮其解围的果断作风,更令冯刮目相看。他识得这个人才,尤其是车站发难程程被劫,许文强机灵而干练将事态平息,冯敬尧更是断定了许文强的非凡才能。之后,他百般拉拢许文强。在许文强遇到帮会袭击时,没有帮忙,但交待留下活口,他是想让许文强走投无路时收留,让许死心踏地为其卖命。他做事总是步骤细密,步步为营。

把握平衡是冯敬尧运权的重要方法,也是他的精明之处。对于许与丁两人,他是不同的方法来用的。对于丁力,事先,他没有安排任何职务,故意冷落,不久,为丁力在霞飞路买了房子,令丁力大喜过望,随后安排丁务负责一家赌场,表现出厚厚的关心与希望,一下子便让丁力死心踏地了。陈翰林被同事骗至丁力的赌场进行查封,遭暗算,幸得许文强在场救下,事态平息。冯敬尧得知后大怒,斥责丁力,转而安慰并说,你自己负责的事情自己做主,许文强有许文强的事。话虽不重,却有激丁力自立的意思。此时的丁力,渐渐得在内心与许文强较量,他在冯敬尧的鼓励下,逐渐成长,也成为冯的心腹。后来许文强逃离上海,丁力得势,冯敬尧还是牢牢把握住权势,为平衡局面,一面让丁力负责,一面任用祥叔的表弟作经济顾问,他一直是幕后的真正主宰。
但冯敬尧也有致命的缺点,这也导致了他最后的失败。分析起来原因挺多,重要的有三条,值得欲成大业者鉴。

一是用人猜忌。在与许文强合作的黄金期,冯敬尧一边用许文强,一面害怕他与自己离心离德。眼看着许文强能力出众,他在心里面是猜忌的。在与许一起赴庙会时,遇到算命先生,那算命的一番美言令冯敬尧笑逐颜开,转而给许文强算命时,一句“你的前途比刚才那位先生还要威风的多”,令冯敬尧脸色骤变。这句话其实是触到了冯的内心,面对许文强的崛起,他不是没有顾虑的。他那种大气在许文强的面前便消失了。所以后来他对本来放手的事情插手,有意无意收买丁力离间许丁二人,一边又想掇成许文强与冯程程,使许文强真正成为自己的女婿。他一面是想拉,一面又在防。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许文强,遇到了许,对他也是遇到了注定的克星。

二是不识时务。冯敬尧作为上海闻人,本应懂得顺应时代潮流的,面对日本的侵华势头,他若想在上海继续立足,只能站在国人立场上,即便是虚假的表现。但冯敬尧竟然看不到这点,不仅与日本人狼狈为奸,还对爱国人士施以毒手,这在形势上造成了他在上海的孤立,鲁秋白一篇文章便让他声名扫地,许文强重回上海后,几篇文章一发,他便无法立足。在这点上,他不及聂仁王,满口的爱国与仁义,轻易便控制住了上海的新势力。这时,冯敬尧本应及时收手,另谋出路,但冯敬尧最后更不识时务,镇压工人运动,暗杀聂仁王,结果一败涂地,令形势无法逆转,他那曾经锋芒逼人的刀刃终于钝了。

三是不留后路。作为黑社会的总头目,冯敬尧最大的手段,还是敢于下毒手。暗杀陈连山、处置鲁秋白、追杀许文强等等,冯敬尧在处理这些事情上,从来都想斩草除根。当然,这也促成了他的成功,所谓无毒不丈夫,成其大事者,从来都是要不择手段的。但这也最终注定了他的下场。他终非正道,树敌过多,事实上斩草岂能除根?暗杀陈连山未成,差点害死自己的女儿,处置鲁秋白过狠,血腥气令他斯斯文文的形象萎然坠地。追杀许文强,造成许的灭门之灾,逼得许文强无法回头,只能与他拼下去。他本也想为自己留下后路,但他最后的后路被丁力截断,许文强的一颗子弹,让他成为上海滩头的一滩血,臭名昭著。

在被责令离开上海时,冯敬尧已经苍老了,早期谈笑风生一言九鼎的冯敬尧一去不复返。他走在花园里,程程陪着她,秋深了,他说起叶落归根的话,不无感伤地回忆起程程小时候,转眼女儿这么大了,能回到从前多好呀。他说:到现在我才明白,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我这一生也值得了。他明白得太迟了,他不可能回到从前,一切都无法回头。

最后的上海滩有个意味深长的镜头。许文强与丁力重新控制了上海,那个不可一世的冯敬尧,曾经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都已经了结。许文强与丁力在百乐门听着音乐,回想往事,不胜唏嘘。长贵前来报告说,公共租界来了两个外地人,占了地盘,不肯交费。丁力先是说,与他们谈谈,转而下令将他们踩平。许文强在一旁平静地看着,悠悠地说,冯敬尧一生做错了一件事,如果当初也像这样,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故事似乎回到了开头,当年那两个稚嫩的年轻人一样不肯交费,冯敬尧却阴错阳差地放过了。他精明一生,也许这一开始便错了,他在无意之中,早就为自己铺下了不归之路。人算不如天算,一切都不是自己决定的,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只需自己粉墨登场,将戏演完。

 

点评冯敬尧

看到这个人物,可能很多人觉得不能将其简简单单定位于一个杀人如麻的黑社会老大,他身上所蕴含的内容极其丰富,既有商人所特有的利欲之心,也有帮派老大所独有的毒辣与阴险,更有面对家人时的温暖和甜蜜,但对于冯敬尧的多面性,我并不能完全苟同。在我看来,实际上此人物并不复杂,简单说,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人,尤其是在与日本人合作烟土,军火生意后,这点更是暴露无疑。想想看,一个久经沙场的老狐狸,他怎会不知道这样的合作背后蕴藏着怎样的阴谋呢?他又怎会不清楚这会给中华民族,上海百姓带来什么呢?国家涂炭,民不聊生,于他没有任何瓜葛,他看重的只是利,只有利益是亘古不变的,所谓的朋友,亲人,敌人都是相对的,没有什么是化解不了的。我相信前期的冯敬尧还是有良知和内心定力的,还有亲情这跟细线在牢牢地抓住他,让他没有完全丧失作为一个人,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而后期的冯敬尧则完全沦为了一支丧家之犬,而且还是一支向外国人摇尾乞怜,对国人张扬跋扈的疯狗,失去了理智,抛弃了道义,感情的牵绊对他也是徒劳了。之前,他在面对许文强和冯程程的交往问题上,一直持比较任何和接受的态度,这或许跟他宠爱女儿有一定关系,但重要的一点却是,这样的关系并未打破任何平衡,而一旦触动其利益的杠杆时,他即会六亲不认,毅然决然地忽略亲情,选择利益。在与日本人做生意的问题上,冯敬尧显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也明白意味几许,因此他起初并不想让许文强太多介入,也害怕受到许文强的言语干涉的行为阻拦,但后来他还是处心积虑地安排让许文强知道了真相,自然,许文强坚持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道德底线和做人标准,他开始疏远冯敬尧,最终分道扬镳,实际上,许文强的这种行为是在谈不上背叛,他只是尽了中国人的本分,毁掉日本天龙会进口的烟土,也是不想做亡国奴,卖国贼的爱国行为,而冯敬尧却全然不顾!

   易地而处,倘若站在冯敬尧的立场看待这个问题,并不难理解他的仇视和报复心理,但他并未考虑爱女程程的任何想法,自始至终都未曾有过,许文强逃离上海,准备绝迹上海滩的那段日子,他跑到香港,和贤惠的妻子成家立业,开始过平淡生活,而这对于许文强来说也是奢侈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得罪了冯敬尧,这注定是一条没有活路的凶险之道,冯敬尧的逼杀,让许文强燃起了仇恨的火焰。可怜的冯程程,在她最心爱的两个男人之间,她选择的好痛苦,好无助,起初她想跟随爱人远离上海滩,重新开始新生活,不惜跟自己的亲生父亲断绝关系,却遭到冰冷的回应,后来又想方设法劝说父亲离开上海,去国外散心,陪伴爸爸安度晚年,但也没能成功。可以说,在这一刻,她的父亲——冯敬尧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更违背了承诺,他口口声声说要给程程幸福的生活,让她过上别人都艳羡的日子,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唯有程程绝望的企盼和无尽的哀痛,这样的父亲,如此的所作所为,是在为女儿的幸福设计着想吗?未免这样的借口太过可笑,荒唐!

在程程的终身大事上,冯敬尧考虑的仍是自己的家业,他起初想培养有才智的许文强,但未成功,而后看重了忠心耿耿的丁力,尽管他明知两人南辕北辙,天壤之别,还是强行撮合二人在一起,即便是在程程离开许文强的那段最悲伤,最心酸的日子里,他的言语和举动无异于撕扯程程内心滴血的伤口,全然不顾女儿的痛和泪!这样的父亲难道能用慈爱来标榜粉饰吗?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冯敬尧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他的生活轨迹永远是为自己而设定,为人自私,残暴,毫无人性,对于外人如此,对于至亲至爱的女儿,也无半点令人恻隐之处!

许文强的惨死,冯程程的不幸婚姻,都是命运的冥冥安排,可能有时候用命运来说事,是最无奈的说法,就像许文强所说:“我有时候多么盼望你不是冯敬尧的女儿,我们也不是在上海滩,而是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过着粗茶淡饭的平淡生活”,这样的心声呼唤,于他,于他的爱人都幻化成了一句空谈和美妙幻想!生在豪门之中,是冯程程的不幸,有冯敬尧这样一个父亲,更是她一生困顿残破的梦魇所在!

    冯敬尧,你是一系列悲剧的亲手缔造者,你是一个个毁灭的始作俑者,你是一层层仇恨的播种者!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冯敬尧原型,冯敬尧是怎么样一个人,冯敬尧怎么死的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