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古代人吃狗肉吗?狗肉好吃吗?狗肉节大辩论

二五杂谈 aty25 1667次浏览 0个评论

狗肉好吃吗

“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这些民间俗语,是对那美味得难以抗拒的狗肉的最好诠释。俗话说:“寒冬至,狗肉肥”。冬季是吃狗肉的好时节,但在东莞,吃狗肉的季节在秋天就已来临,而且还荟萃了多种有关狗肉的吃法,如客家狗肉锅、湛江茂名的白切狗、贵州花江狗肉。

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中国人就食用狗肉,亦称香肉,这种文化在古代东亚被广泛传播,北方游牧民族因为喜欢猎狗而不吃狗肉。对于狗肉是否应该吃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议。狗毕竟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特别是对于爱狗如子的人来说,把狗给吃了,简直是罪恶的事。

民谚云:“十月小阳春,狗肉胜人参”:“今冬狗肉补,明春打老虎”。这形象地说明了狗肉具有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的特点,而且狗肉所含的蛋白质含量比猪、牛、羊肉高。据说,食用狗肉可增强人的体魄,提高消化、抗病能力,促进血液循环,改善性功能。《本草纲目》中记载:“常食狗肉可以安五脏,温补壮阳,清身益气,健胃补肾,暖腰温膝,补血脉”。

长久以来,狗肉的吃法就很多,地域不同,狗肉的吃法也就各有千秋。红烧、清炖、油爆、卤制等皆可。所吃的狗应以膘肥体壮、健康无病的狗为佳,疯狗一定不能吃,宠物狗也不能吃。有人将狗肉的品质和毛色联系起来,说“一黑,二黄,三花,四白”,但也有人认为“黄狗为上,白狗次之,黑狗为下”。我们平时吃到的狗肉,一般为12至16公斤重、一到两岁的成年公狗,图其肉质结实与膻味较少。在菜式方面,知名的狗肉菜式都标注了地域名称,如江苏的沛县狗肉、贵州的花江狗肉、广东的狗肉煲、湛江的白切狗,都是深得民心的。

古代人吃狗肉吗

古代人吃狗肉吗

《水浒传》第三回,鲁智深在五台山熬了段时间,嘴里淡出鸟来,终于有机会下山,在杏花酒店,看见墙边砂锅里煮着一只狗,就掏钱买了半只。鲁智深用手扯那狗肉,蘸着蒜泥吃,一连又吃了十来碗酒。吃得口滑,哪里肯住。店家都呆了,叫道:“和尚,只恁地罢!”

先秦时,家狗分三类,一是看门狗(守犬),二是猎狗(田犬),三是肉狗(食犬)。狗肉绝对不一般,“士”以上的贵族才够格吃几口(《礼记》)。天子祭祀,狗肉当仁不让,与牛羊平起平坐,成为祭品主角。简体字“献”,繁体写作“献”,至少包含两点:用犬贡献(祭祀);将“献”字分割,左下角“鬲”是陶制炊具,意味着用陶器煮狗肉吃。到汉朝,吃狗肉已很流行,刘邦的小弟樊哙,发达前就在城镇搞屠狗专卖。《盐铁论·散不足》曾形象地描绘西汉各阶层人民的生活:阔佬们杀牛击鼓,唱歌跳舞,有钱的中产吃羊肉狗肉,鼓瑟吹笙,穷棒子只能吃鸡肉和猪肉。

在宋朝,与先秦、两汉不同,狗肉已不是中原餐桌的主流菜肴。看看宋人笔记,还有《东京梦华录》、《梦粱录》等民俗社会学著作,开封、杭州的食肆繁多,小吃无数,羊肉、猪肉经常露脸,狗肉鲜见其踪。

熙宁年间,苏轼在徐州做太守,有一场狗肉之争。老苏在公款吃喝时看见狗肉上席,不高兴,就诘问司法官。司法官解释,领导,法律没禁止杀狗啊,《礼记》说“烹狗于东方,乃不禁”呢,吃吧吃吧。老苏反驳,《礼记》说过“宾客之牛角尺”,大宋朝就该开戒杀牛?狗死了,孔子还用旧车篷埋着它呢。死狗都有这待遇,难道我们忍心杀狗吗?

上流人士不吃狗肉,但这无碍鲁智深之类草根大快朵颐。

宋朝的狗价起伏较大,普通狗在几百文到两贯数百文之间。洪迈的《夷坚志》里记载较多。绍兴二年,台州一条幼狗,卖价1贯500文。绍兴八年,某屠夫在平江买狗,花了3贯。南宋孝宗时期,秀州一条白色小狗,卖价1贯;鄱阳某和尚用150文,买了条小黄狗;盐官县某狗屠户,花费2贯500文买狗。至于特殊品种的狗,价格较高,比如景泰年间,湖州猎狗,要价几贯。

鲁智深所买的半条狗的肉,可惜没写具体价格。肥美的狗肉,曾阔气过,曾寥落过,从上及下,由贵而俗,到底成了平民美食。

 

古代的狗肉节

北宋崇宁年间,朝野发生了一场要不要禁止民间食用狗肉的政策争辩。话说有一个叫做范致虚的官员,向宋徽宗提出一个立法建议:“京师有以屠狗为业者,宜行禁止。”即提请朝廷取缔京师的肉狗屠宰业,其实就是禁止民间食用狗肉。

范致虚为什么要提这个建议呢?原因比较奇葩,“十二宫神,狗居戌位,为陛下本命”,意思是,宋徽宗生肖属狗,所以狗不宜被宰杀、食用。幸亏徽宗皇帝不是属鼠,要不然宋朝的猫都要失业了。

但宋徽宗觉得范致虚的提议非常有道理,“因降指挥,禁天下杀狗”,下了一道诏书,禁止天下人屠狗。并赏赐了范致虚,“赏钱至两万”,范爱卿能想出这么有创意的建议,当赏!

然而,“食狗禁令”发下来,朝野哗然。因为宋人虽然并非以食狗为乐事,但食狗毕竟不是华夏的饮食禁忌,市井间也不乏吃狗肉之人,屠狗还是一门正当的营生。现在朝廷突然禁止食狗,不但妨碍了市民的口腹之欲,也侵犯了经营狗肉的饮食店的利益。所以当时的舆论都反对“食狗禁令”。

京师的太学生带头抗议,在众人面前发表宣言:“朝廷事事绍述熙丰,神宗生戊子年,而当年未闻禁畜猫也。”这段话翻译过来,是说宋徽宗事事以继承父皇宋神宗的志业相标榜,神宗皇帝生于戊子年,属鼠,但从未听说当年禁止民间养猫。当今天子,为什么不学习神宗的宽容大度?

坊间也议论纷纷。有人说,狗在五行中,自有其位置,守夜、打猎,或者被食用,都是狗的“本分”,“今以忌器谀言,使之贵重若此”,恐怕要带来说不尽的麻烦啊,“其忧有不可胜言者矣”。——我们现在未必赞同宋人的看法,但放在当时的历史情景中,宋人也有他们的道理,毕竟对于宋代的多数人来说,狗并不是宠物,还不是伴侣型动物。另一种动物,猫,在宋代倒是普遍被当成宠物饲养,所以我们极少听说宋人吃猫肉,猫肉成了饮食禁忌。

总之,由于禁止屠狗的禁令不得人心,所以实行不到几年,便不了了之。南宋未闻再有禁止屠狗之事。

虽然宋朝人反对立法禁食狗肉,不过在宋代的上流社会,并不流行食用狗肉——这一点跟先秦与两汉时期完全不同。在宋人笔下,汴京与临安的饮食店与肉铺子非常之繁多,但基本上卖的都是猪肉、羊肉,狗肉店不能说没有,却难得一见。有人统计过《东京梦华录》提到的所有肉类食品,发现羊肉的比例为36%,猪肉的比例是12%,鸡肉等禽类肉食为11%,鱼贝类为15%,完全没有出现狗肉。

许多宋朝士大夫甚至以食狗肉为耻。苏东坡是北宋出了名的美食家,他被贬谪黄州时,看到“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便发明了红烧肉这道美食。但苏东坡尽管嗜肉,却不吃狗肉。

宋神宗熙宁年间,苏轼在徐州任太守,看到地方政府的公宴上常有狗肉这道菜,觉得不可理解,质问为什么要屠狗设宴。司法官员告诉他:法律并不禁止杀狗。苏轼又问道,公宴用狗肉,合乎礼制吗?司法官员说,合乎礼制。并引述《礼记•乡饮酒》的一句话来说明:“烹狗于东方,乃不禁。”

苏轼反驳道:“荒谬!《礼记》也说:‘宾客之牛角尺。’(意为,接待宾客所用的牛角尺把长)难道就不应该禁止屠牛?”我们知道,中原农耕王朝,一直都有严禁屠杀耕牛的禁令。这在农耕时代是非常合理的。

苏轼又引用孔子埋狗的典故:“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之也,敝帷不弃,为埋马也;敝盖不弃,为埋狗也。’”孔夫子养的狗死了,叫子贡去埋葬,说道:“我听闻,旧的车帷子不要丢弃,可用来埋掩死去的马;旧的车盖也不要丢掉,可用来埋掩死去的狗。”苏轼体会到孔子的仁爱精神,认为家养的狗死了,“犹当埋,不忍食其肉,况可得而杀乎?”可见苏轼是反对杀狗的,因为他觉得狗与人类关系亲密,杀之心有不忍。

不过没有材料显示苏轼在徐州发过“屠狗禁令”,想来苏轼只是反对在举行公宴乡饮时宰杀家犬,并不干涉民间是否食用狗肉。

实际上,在宋代士大夫家庭的正式宴席上,是不允许摆上狗肉的,若以狗肉宴请宾客,将被视为不合礼节,不懂礼貌。“狗肉不上席”的说法,便是从宋代开始流行开来的。这里的席,是指正席,接待宾客的正式宴席,非指私人餐桌。私人餐桌可以不讲究,正式宴席则需要注意礼仪。宋人认为,狗肉属于贱品,不可登大雅之堂。

宋人还常常将屠狗食狗的习惯跟黑社会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如宋人记载说,宣城县境内,“十里间有聚落,皆亡赖恶子及不逞宗室啸集,屠牛杀狗,酿私酒,铸毛钱,造楮币,凡违禁害人之事,靡所不有。”这些不法之徒啸聚在一处,屠牛杀狗,酿造私酒,伪造假钞,干的都是违禁的事情。宰杀牛狗吃其肉,成了黑社会生活方式的标志之一。仿佛不宰条狗来吃,不足以彰显他们的叛逆精神。

回顾宋朝人处理食狗问题的得失,我觉得有三点启示是值得记取的:一、在一个并未形成食狗禁忌习俗的社会,政府如果立法禁止民间食用狗肉,将是一种冒失的政策行为;二、政府可以禁止在公宴上食用狗肉,因为官员应当接受比平民更加严格的礼制约束;三、上流社会应该自觉带头不吃狗肉,重建“狗肉不上席”的“舌尖上的价值”。

狗肉节大辩论

狗肉节大辩论

首先,我们要明白几个事情.

1.通常人们食用的狗是所谓的菜狗,菜狗即是食用类的狗而并非宠物类的狗,这是因为宠物类的狗生产成本且高肉质一般.

2.食用某种动物并非就是虐待他们.与猪牛鱼羊一样,可以要求屠宰的过程尽量人道,但我们不能因此禁止食用肉类.

3.我国的司法公安资源并非相当富余.在票贩小偷猖獗各类治安问题严峻的情况下,是否有必要把已经很有限的资源利用在这种事情上呢.

对于虐待动物我想全国人都是达成共识的,这回的风波矛盾主要就是在于吃狗肉一事.我们不能简单的把食用狗肉理解为虐待狗.我国一直声称力求以法制国,而立法讲的是依据,既然提出禁止食用某一类动物那么首先是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

狗不是濒危物种,保护他们不是因为稀缺.我认为之所以保护狗是因为狗是不少人的宠物,而它们长得可爱喜人并长期的陪伴在主人身边,有不少日久生情成为朋友家人甚至情人的都有.所以当有人将他们宠物的同类用于食用时便会产生对其感情的亵渎感,有一种被羞辱的情绪在其中.这些我都可以理解,可是能因为我养有一缸鱼做宠物,就因此要求全中国人把鱼肉从食谱上去掉吗?因为自己的不快而剥夺别人的权力这是一种专治.

再就是危害性的问题.我们知道法律上的惩罚为了对社会产生危害的事情进行遏制,那么一个人食用狗对社会的危害能有多大呢.从惩罚力度上我们可以看出对于食用狗肉的惩罚与酒后驾车和结伙斗殴是一个级别的,而酒后驾车和结伙斗殴危害的对象都是人,从此看来人价有开始下调的趋势.食用狗肉既没有伤害他人生命财产也不违法获取不正当利益,就因为一些人会不高兴就成了犯罪了,如果说因为一些人不高兴就是犯罪的话那么有不少老板、领导、明星等等估计都要进去,让人不爽的人多得去了.

食用狗肉,这原来只是一个道德问题现在提升到法律的层面上了,意义完全不同.现在既然要立法,那么就要说明白以什么做为依据界定什么动物是否可以食用.是以聪明的程度,可爱的程度,还是与人类的近似程度.为什么猫狗就能幸免,这对其他的宠物主人太不公平了,因为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宠物,当然包括猪马牛羊鸡鸭鱼鸟,甚至有老鼠蜘蛛等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乎?

假设有一天我们中国人文明了,我们全象某位大师一样的仁爱了.那时你会看到满街的老鼠在游行,而我们则礼貌的修建一条动物专用通道直接通向各家的厨房.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古代人吃狗肉吗?狗肉好吃吗?狗肉节大辩论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