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真情指数蔡康永访谈梁朝伟对话视频全纪录,梁朝伟是怎样评价周星驰的?

网络红人 aty25 1733次浏览 0个评论

真情指数:梁朝伟蔡康永对话全记录
TVBS电视节目对白记录
《真情指数》
主持:蔡康永
嘉宾:梁朝伟 

片 头音乐及画外音:身为香港TVB五虎将一员,梁朝伟出道时受到大力培植,演出许多八○年代经典港剧,与其他青春偶像不同,他愿意演出另类角色,也很早就在 演技上获得肯定,过去他参与大量商业电影,也曾走前卫颓废路线在台湾出唱片,现在他是许多大导演指名合作的对象,今年他又以一部电影当三次影帝,二○年来 蜕变进化,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梁朝伟。

梁朝伟和周星驰

蔡康永:梁朝伟从演员培训班毕业之后,他演了八年左右的电视剧,到现在 为止他演过六○部左右的电影,最近在访问中他常常提到说演戏是比较吃力的事情,比较累,那是哪一种累呢,我看过他提到很多不一样的累。(转向tony)我 看到你说《花样年华》经过四个不一样的季节,夏天要热死,冬天要冷死,还要被很脏的水洒在身上,痒痒的,很苦啊,这是一种累,然后你又说演员演戏时那个精 神要进去,然后又要拔出来,尤其是演王家卫电影的时候要花很长时间,特别累。哪一种比较累?身体的累还是……

tony:精神上的累,尤其是最 近几年我突然间会这样觉得,以前没有觉得,可能是体能,会没有从前那么好。比如一场戏,如果你的……恩,它的起伏也很大,恩,其实你演完一次以后已经会很 累,我们平常痛哭一场之后,好象会睡得特别好,但是你只要哭一次,可是我们可能要重新再来重新再来,可能要三十次,四十次,所以那是要很多很多体能才可以 做得到。

蔡康永:最累的是王家卫的要求吗?我看到你说,你要……吃27个梨子啊?

tony:对。(笑)

蔡康永:这是被他整的最高记录吗?还是有更惨的……

tony:还有更糟的,拍《花样年华》的时候,要吃26碗馄饨面,到最后简直是,我跟他说,真的,导演,没办法,我真的很想吐,我现在还没有拍,我闻到那个已经很想吐。他说,恩,明白,拍完这个再说……(笑)

蔡康永:要真的吃吗?

tony:对白很长,那一场戏很长,你肯定会吃完的,你总不能假装,假装肯定能看得出来的。在那个时候已经很想吐了,因为……已经吃了很多碗了……

蔡康永:所以最惨都是跟吃东西有关……(笑)

tony:对对,最怕都是跟吃东西有关。

蔡康永:27个梨子是什么时候的事?

tony:《阿飞正传》。

蔡康永:可是我们在电影里没有……

tony:没有没有,没有看到,因为那些都没有用到……

蔡康永:你……白吃了27个梨子啊?!

tony:(笑)对。

蔡康永:他跟你讲的时候都叫你自己试,都不叫停,就一直演一直演,演到你演不动为止?

tony:对,演到我演不动为止。

蔡康永:可是你又说喜欢演他的戏啊……

tony:很矛盾,因为他是一个要求很高的导演,但是他也有其他导演没有的东西给我,他可以给我很长时间,给我很多非林,慢慢去把那个角色演出来,慢慢去体验那个角色,从不同的角度去尝试那个角色……

蔡康永:恩。

tony:还有就是在……生活在那个角色里的时间很长,就变成我演他的戏肯定比其他的都好,因为不需要赶嘛,你会有很长的时间去创作那个角色……

蔡康永:恩?

tony: 因为平常正常一部戏可能需要三十天拍摄的日子,那就只有三十天的时间,我们演员不是神仙,不可能按一个……按一个开关我就可以立刻进入一个另外一个人,基 本上是不可能,而是强逼自己慢慢去习惯另一个人的习惯,慢慢去投入这个角色,可能我投入的时间已经用了15天,或者,20天,最后那10天才是进入那个 人,可是等我进入的时候已经拍完了,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很苦恼皱眉叹气)唉……我都觉得蛮困难的……但是拍王家卫的我就不怕,因为,(笑)他用的时间 肯定比我长,我可能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进入了,但是他还没有拍完,所以我很放心(笑)……

蔡康永:可能拍三年都没有拍完……

tony:对,所以我很放心,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去摸索……

蔡康永:但是你常常觉得特别累的事情也是在这样的导演的折磨下才会这么累啊。

tony:对啊,我常常觉得你已经拍完了……你还有什么要拍?我就觉得很累……(笑)

蔡 康永:梁朝伟在《阿飞正传》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处境,就是拍了半天观众只有在电影结束的时候看到他出来梳头,把东西放在口袋里,然后就结束了,可是梁朝伟觉 得那个结尾很不错。如果是别的演员拍了半天结果只剩下那样几分钟,大概会发疯,你呢?你刚开始发现这个情形有没有……

tony:(笑)我以为没有我的。……因为我那个时候我是在拍《阿飞正传》,拍到刚刚进入状况,因为刘嘉玲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就说我现在不能拍,我现在……

蔡康永:恩,你要帮刘嘉玲处理一些事情……

tony:我要……我要陪她,我说我不拍戏了,他们说等,我们等你……等我(笑)我说你拍其他人,不用再拍我,我现在不能拍。所以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机会,有什么片段在里面。

蔡康永:哦。

tony:我已经完全不拍了。

蔡康永:你为什么不要别人等你呢?

tony:因为我觉得人还是比较重要,戏不拍以后还有其他的电影,我需要很多时间去陪这个人,她需要我比我需要电影多,电影不拍一年后还是有其他的可以拍。

蔡康永:那你本来演的是张国荣那个角色?

tony:不是,是另外一个角色。

蔡康永:哦。我们从来没看到过?

tony:就是最后那个角色。

蔡康永:梳头的那个?

tony:对。

蔡康永:所以他还是留下了那个片段。

tony:本来是作为第二集的预告,但是后来那个电影票房差强人意,所以就没有,没有机会。

回顾来时路 

蔡康永:梁朝伟进入香港的演员培训班有个人带他去,就是周星驰,结果他考上了,周星驰却落榜了。据说周星驰手上还有一卷他用8厘米拍下的你们两个到山上去打架的一场戏。 

tony:(笑)

蔡康永:所以你演戏最早是他教的,在进入TVB以前?

tony:(笑)对,可以这样讲。

蔡康永:谁拍呢?你们两个……

tony:他拍,我们两个,他也是导演,也是演员,他演正派我演反派,最后被他打死。

蔡康永:真拍吗?真有演?

tony:真的有拍,拍完还有打有剪接,在家里放。

蔡康永:有给其他人看吗?

tony:没有,只有我们两个人看,我是陪玩的。

蔡康永:周星驰是主要促使你去演员培训班的原因。

tony:他让我感觉到在演员培训班有很多东西可以学。

蔡康永:那你们两个同时去考?

tony:对。

蔡康永:那你考上他没有考上,他怎么办?

tony:他很苦恼啊。

蔡康永:你没有,没有感觉到很内疚,对不起他?

tony:我不是评判,不是我挑的,是他们挑,我有什么办法?

蔡康永:你那时进入TVB真的像周星驰讲的那样很多东西可以学?

tony:我找到一个渠道可以去发泄我的情绪。

蔡康永:不可以在别人面前表现情绪是那个时候你很烦的事情吗?

tony:很压抑,我已经习惯很压抑自己情绪,其实很情绪。如果找不到渠道就会很痛苦。所以我常常在家里自己跟自己讲话。

蔡康永:什么时候的事情?

tony:很小的时候,念书的时候,自己跟自己讲话。后来发现这个渠道觉得很舒服,心理上好象有一个出口,很舒服,所以就爱上了演戏。

蔡康永:梁朝伟虽然说他很小时候养成压抑自己感情的习惯,但我看了那么访问他都还蛮坦诚地提到这个习惯是来自一个单亲家庭,我想说你第一次提到很小时候爸爸离开家庭这件事情的时候,你的心情是……很自然地愿意记者知道这件事,已经不介意?

tony:我那个时候已经不介意,只有在小时侯上学的时候才介意,介意了很多年,到长大了开始让自己不介意。

蔡康永:讲出来就不会再介意了……

tony:但是小时侯很在意,六几年不大有这家庭这样,你学校里面班级里面其他同学都没有,只有你,你就会……怎么讲?那只有离开人群,把自己孤立起来,建一个墙,不讲话,就不会提到,怕触动那个……会觉得为什么其他人这样只有我这样?会自卑。后来长大环境又不一样

蔡康永:后来你跟舅舅住一起,对你后来的个性有影响吗?我看到有一个资料你小舅舅要你不穿上衣到马路上去玩,那是几岁的事情?

tony:十岁左右,十岁以下。

蔡康永:所以他们对你,要把你训练成一个像男生的男生吗?

tony:我不知道,但是我跟他们学了很多东西,我妈妈很多兄弟姐妹。

蔡康永:你第一个工作是在舅舅的店里送报纸?

tony:没有,在我妈妈的姐姐超级市场送货,送去香港英军宿舍,他们会订一些食品,罐头……就会每天,那是我们放暑假的时候。

蔡康永:你妈妈把你送去的是外国人读的学校吗?

tony: 对,很小时候,幼稚园到小学三年级。我那个时候很皮,我小的时候跟一般的小朋友没有分别,非常皮,脾气很差,每一年打架,不能毕业,要见爸爸妈妈,见家 长,说你的儿子,很懒,不用功,调皮,又打架,又作弊,明年再这样就不能升班。签名。第二年继续发生……(笑)直到家里发生了状况。

画面:《新扎师兄》片段

画外音:《新扎师兄》里的张伟杰,有着与梁朝伟类似的单亲家庭背景,原本青涩阳光的警校后踏入警界后,努力把持心中良知,挣扎在善恶是非之间。梁朝伟和张曼玉的对手戏,是许多人对八○年代最深刻的记忆。

戏迷 

蔡 康永:梁朝伟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他因为个性上不喜欢情绪表露在别人面前,所以演戏对他来讲,可以宣泄一些情绪,如果躲在角色背后哭的话,也一样达到哭 的功能,但是不被认为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我看到他在提到他演电视剧《新扎师兄》的时候,他说他跟张曼玉演对手戏然后,常常演完一场戏就会倒在地上大哭。后 来我又看到他演到了《阿飞正传》还是会回去躺在地上哭,(转向tony,笑)你演完戏常常哭吗?

tony:没有,因为我是那个时候……(笑)

蔡康永:《新扎师兄》的时候为什么哭?

tony:《新扎师兄》的时候是……开始有一点……走火入魔,就是完全,那个时候还不懂得,好象现在,怎么离开那个角色,做回自己,哪个时候是很混乱,让自己简直分不清楚究竟什么时候是我,什么时候是那个角色,所以很痛苦。

蔡康永:别的电视演员有这样子吗?

tony:我没有听说过有……(笑)

蔡康永:别人看到你这样哭,不会觉得你很奇怪吗?

tony:我不一定会在他们面前哭。

蔡康永:回去哭?

tony:对。反正那个时候很辛苦。

蔡康永:恩。

tony:然后,《阿飞正传》,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演得不好,因为每一次都是因为我,我拍很多次,拍二十几次,因为也有对手跟我一起演的嘛,我都是跟张曼玉演,但是王家卫都是说(学王家卫撅嘴,摇头):重来,梁朝伟你……再来,(笑),一直都是我。

蔡康永:别人都不用重来吗?

tony:别人……没有,就是……原因都是因为我。然后我就……拍完很多次,他又带我去看那些毛片……

蔡康永:恩。

tony:看完以后我就觉得……(皱眉),为什么我演起来好象怪怪的?我就觉得很苦恼,为什么自己演得不好?然后回到家就很不开心,哭。

蔡康永:《阿飞正传》被导演要求一再地重来,这个事情后来还有一直发生吗?就是你一直跟王家卫合作的时候……

tony:其实一直都有发生……(笑)一直都有发生。

蔡康永:还是针对你吗?就是别的演员也都没有你重来次数那么多?

tony:我觉得还是我问题出最多。

蔡康永:连《春光乍泄》或者《花样年华》都是这样?

tony:对,《花样年华》都是这样。我记得还是《花样年华》的时候,有一场戏是因为我拍了三天,也拍不好,结果没有用。

蔡康永:很难演吗?

tony:我觉得很难演。

蔡康永:是什么?

tony:是一场我跟张曼玉的戏,两个人要偷情,那场戏要很好笑,但是大家要哭……哭得很厉害,但是要很好笑,我说……(哭笑不得,叹气挠头)

蔡康永:要哭又要很好笑?

tony: 对,要出来的效果大家都会笑,但是你们要哭得很惨的。(笑)哗!……那一次就拍得我……因为你知道你要拍一场戏要很多人的配合,灯光啊,摄影师啊,你的对 手啊,所有的人都已经准备好在那边,很近距离的,灯光已经在这边(做架灯姿势),摄影机在……一直……(叹气)再来。(笑)你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拍完第一 个take以后就好象觉得大家都……不是大家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然后你就压力越来越大,(摇头)结果还是拍不好,(叹气)拍了三天,哗!……结果拍到 我,什么信心都没有。

蔡康永:我看到网路上讲,因为网路上的消息常常是错的,所以问一下,拍《2046》的时候,王家卫还是跟记者讲,梁朝伟交的都是行货,就是你都拿旧东西来敷衍他?

tony:(摇头)这个是……

蔡康永:这是错的。

tony:错误的,基本上是一个花边新闻。其实拍《2046》里面没有这回事,反而是我们有一些新的东西,是观众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蔡康永:啊哈?

tony: 其实是一个《花样年华》的延续 ,但是这个角色他希望我这一次会……我是演同一个人,但是用不同的演法,去表演同一个人。那我就说,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跟他说,跟他讨论,我说(吃手,思 忖)……这个不太可能吧,这个很难,我说你给我一点东西,起码。他说那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一个胡子。

蔡康永:(笑)

tony:起 码让我有一个东西抓住,我才是另外一个人。然后他说,(学王家卫酷酷的)如果没有胡子呢,就比较厉害,有胡子还是比较,(撇嘴)大家都可以想象到。但是我 说(质疑地皱眉)……没有胡子很难啊,会很难啊,因为那个人我已经……其实在我的身体里面,那个周幕云,你不给我一些东西让我有一点点感觉不一样,我很 难……我很难从那一点开始去变化出另外一个人,(笑)如果不是的话我会……因为我潜意识里面已经有那个人,只要我一启动我就可能,他自然就会出来,那个人 讲话的节奏,因为我已经在那个人里面生活一段时间了,现在重新再挑起那个人物的时候,我很容易就进入那个人物,我很难去重新再调整自己,所以我需要一些东 西我感觉是不太一样的,有一点点不一样。结果他也同意,看完片以后他觉得,也是对的,有一个胡子会比较好一点,(笑),的确是这样,因为我觉得演员他有, 总有他的一些……恩……

蔡康永:需要依靠的……

tony:需要一些方式,或者一些东西,让他去进去某一个角色,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这样。但是他没有什么不满意啊,他也觉得,蛮好的,(笑),我演的,(笑得很开心)。

画面:《花样年华》片段

画外音:一九六○年代,压抑的香港,一个遭到妻子背叛的报社编辑,周幕云可能是梁朝伟遇到过最内敛复杂的角色,无法用言语动作来表现的情绪,有时候甚至要用背影来耐人寻味。

画面:《花样年华》得奖、环球宣传、《地下铁》花絮 

20 年戏剧生涯,梁朝伟尝试过各种虚拟人生使得他如同少年般的单纯笑容,透着一种看尽人生百态的圆融温和,演员的说服力和明星光彩,在梁朝伟身上协调地并存。 他可以优游在严肃题材和商业电影之间,演完狠辣警察,再扮同志耍宝,他就是有办法让观众接受他的演出。表面上惟利是图,其实是个很有人情味的骗子,梁朝伟 在《地下铁》里,悄悄温暖着观众。

蔡康永:梁朝伟这次带给大家新的作品是《地下铁》,《地下铁》他以他的角色出发,给这个电影增加了很多原著所没有的剧情。其实他参与编剧这件事情,我看到的资料还很早,听说他在演员训练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自己编剧了……

tony:(笑)

蔡康永:这个很了不起,你们的老师提到说,别的演员都是拿现成的剧本?

tony:对。

蔡康永:然后你坚持自己编一个剧来演。那是什么?作业吗?还是考试?

tony:考试,大考。

蔡康永:啊哈?

tony:就是最后一次的考试。

蔡康永:那时侯你还没有真的开始当演员?

tony:还没有。

蔡康永:1982年,你20岁。

tony:对,1982年。

蔡康永:编什么剧呢?

tony:没有啊,就是编一个很简单的剧情的东西去把我一年里面学的东西都可以去放进去,都可以演出来给所有评判看,我才知道我一年里面学了什么东西嘛,所以我应该去写一个我觉得那方面是我做得最好的,所以我就把那个东西全部放进去(笑)。

蔡康永:你20岁的时候在香港TVB的演员训练班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我看到两种说法,一种说你常常翘课,能够逃掉的课就逃掉,可是你又愿意自己编剧本来演,所以你是喜欢的课喜欢,不喜欢的课就翘课……

tony:其实我没有怎么翘课的,我没有怎么翘课的,我是乖学生的。

蔡康永:真的吗?不是说你什么练劈腿、拉筋……

tony:(皱眉笑)哦!唯一就是那个功夫……

蔡康永:功夫课?

tony:功夫课,我唯一翘课的就是功夫课,因为那个实在是太痛苦了,我觉得那个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得到,劈腿……要你一天完成……(笑)

蔡康永:做不到的……

tony:做不到的,所以只有那个课,我是翘课,其他的我没有翘课。

蔡康永:所以有一个课要跳过去一堆竹剑……

tony:对对对……那很恐怖。

蔡康永:教授说要选打屁股或者跳过去……

tony:对啊,我选择打屁股。

蔡康永:真的吗?

tony:(笑)对。

蔡康永:结果你有被打屁股吗?

tony:有。

蔡康永:(笑)可是考训练班的时候不好考吧?你怎么觉得你可以考得过?

tony:我没有觉得我可以考得过,我试试看而已……(笑得极其单纯无辜)

蔡康永:不是要做一些表演吗?

tony:对,要做表演,试试看嘛(笑得极其憨笃笃)

蔡康永:所以谁教你怎么准备那些东西?

tony:没有找人准备啊,就是自己看完以后(傻忽忽地做捧书姿势)觉得怎么做就怎么做。

蔡康永:考些什么?演一些剧本里的角色吗?

tony:对镜头讲一段对白啊,然后完了以后就自己演一段戏啊,就是这样的东西。有一些老师在里面问一些问题,就这样啊。

蔡康永:可是你从来没有演过戏……

tony:从来没有,……但是我在学校也是有……有一些活动,比如说参加很多比赛啊,比如说……比如说……演讲比赛……

蔡康永:恩……

tony:类似的那些比赛。

蔡康永:有赢吗?

tony:没有,……(突然笑得很开心)

蔡康永:(笑)可是就是反正你还可以面对一群人就是了。去演员训练班有发钱吗?

tony: 没有钱。但是中间工作的时候也会存了一些钱。其实也是每天很惨,每天只有十块钱,所以不能迟到,不能……太迟起床,因为你错过那个公车你搭计程车,你就那 天不用吃饭。因为没有钱,(笑)只有十块钱,包括车费跟吃中饭的那个钱,所以我每天只能花十块钱,才可以维持那一年。

蔡康永:哦……

tony:所以也是,我妈妈那个时候不赞成就是,有份工作,你突然间这样,那一年怎么办?

蔡康永;所以这对你来讲还是一个蛮大的选择啊,你不但没有收入了,还要花钱?

tony: 对,所以……我不理的,我不管。还好我妈妈没有反对,她虽然不赞成,但是也没办法,你要这样,不过你不要后悔,我说我不会后悔,(笑)我从来不后悔,所以 结果也敖过了那一年。还好就是我比较,真的很幸运,一出来那个儿童节目找我去当主持,那时已经有这个固定的收入,因为你一个礼拜两天录影,电视台是每一个 show去算的嘛,现在我固定有一个收入,另外拍电视的时候不是有更多的收入吗?当时那个监制对我真的很好,除了做儿童节目,还可以拍电视剧,还可以拍广 告。

蔡康永:从演员训练班毕业的时候,TVB里的监制,听说只有一个儿童节目的找你主持是不是?

tony:对。

蔡康永:其他的戏剧的监制没有找你?

tony: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不是没有,是只有那个儿童节目的监制,说有没有人要这个演员?没有人要我要,(笑),就是因为她,我才有机会在镜头面前做了很多练习,对镜头已经习惯了。

蔡康永:可是做儿童节目的主持一定要很开心吧?笑嘻嘻的吧?

tony:(笑)对。

蔡康永:(笑)这不是跟你的本性不合吗?

tony:不太合。

蔡康永:所以勉强一点的做吗?

tony:对,不是勉强,但是那个时候刚刚出来,对什么东西都……都很兴奋,(笑,转悠闲)你又不会觉得太难受,你又觉得是一个开始,是这样的,所以还好,现在要我做我肯定不会做,(笑)。

蔡康永:(大笑)现在叫你主持儿童节目!

tony:(笑)

蔡康永:20岁的时候看到自己出现在电视上面,很兴奋吗?就是觉得自己是明星了吗?

tony:(没反应过来)……兴奋?……(笑)……还好,没有特别觉得。

蔡康永:你有找别人一起看自己出现在电视上吗?

tony:(很努力思考)……又没有故意,因为我忘记了,那时侯实在太忙了。

蔡康永:所以有空就睡觉了,是这样吗?

tony:对。

蔡康永:哗!

tony:有的时候,比如说《鹿鼎记》,我大部分是在棚里看的,就是我同时间在拍其他的电影,所以在棚里的时候有放我的电影我就在棚里看。

从《悲情城市》开始

画面:《悲情城市》片段

画 外音:接演《悲情城市》之前,梁朝伟虽然已经拿过两次香港电影金像奖,但是对于他演技的肯定仅止于商业市场。侯孝贤让梁朝伟抛开形象的限制,演一个遭受白 色恐怖迫害的音哑摄影师,虽然梁朝伟并不满意自己的演出,但至少观众从《悲情城市》中感受到了他的企图心与可塑性。

蔡康永:梁朝伟在 他演过的众多电影当中,有一个对台湾的观众来讲比较特别的,就是他演过侯孝贤导演的《悲情城市》,他事后追忆这个角色或他其实没有很满意自己的表演,虽然 他演的是一个哑巴,可是他还觉得不是用自己的语言演出其实总是造成了一些隔阂。我看到一篇有趣的访问说台湾的报纸记者去了香港访问梁朝伟的母亲,梁朝伟的 母亲说,她看到哭得最厉害的一次就是看《悲情城市》,她看到梁朝伟演一个坐在监牢里的哑巴,她说就跟梁朝伟在生活中是一模一样,不讲话,然后她看到那个哑 巴要被抓去杀掉的时候她就觉得好可怜,就哭得要命。我看到那篇访问说,你妈妈说她哭到你从房间里跑出来,问她发生什么事啊?你还记得这件事吗?

tony:不记得了。

蔡康永:可是你知道她看《悲情城市》,觉得那个电影很惨吗?

tony:我好象有一点点记忆,但是不是很清楚。
蔡康永:啊哈?她说她在电影院不敢哭,因为怕被人家知道,所以后来租了电影回家去看才……

tony:(笑)

蔡康永:哭了两次啊,然后她说,你演的电影她一定看,可是如果你结尾死掉的话,她就不看,是这样吗?

tony:我不知道。

蔡康永:你没有陪她一起看过你演的电影吗?

tony:我很少跟她一起去看。

蔡康永:所以你不知道她怎么看你的电影?

tony: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很喜欢看电影。

蔡康永:她有没有跟你谈过你,她有没有跟你讲过你在电影里的表现?

tony:没有。

蔡康永:所以她会哭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很奇怪吗?

tony:很奇怪啊……也不会很奇怪,因为,她总会看到一些……真正的我,就可能会勾起了她在想象当中,记忆里面,可能我曾经……她对我的一个印象。

蔡康永:所以她的感受跟你自己对自己的表演的评价很不一样,像《悲情城市》你觉得根本就……

tony:我是很用功去演,但是我自己看完以后我不满意,因为我觉得太多演戏的痕迹在里面,我跟其他的那些非演员好象有一点格格不入,那种……

蔡康永:不一样的……

tony:突然间好象,很奇怪,好象跟他们有一点不太一样,不真实,我就觉得他们很舒服的,所有的动作、表情,你就突然……你就很锋利的……

蔡康永:很用力的……

tony:看得很清楚,每个人都会看到我的。我就觉得我好象没有融入那个戏里面。我自己看了以后我自己对自己评价就是这样,我觉得太多技巧。
蔡康永:有一次你提到说,你觉得演员终究是被控制的,所以你说如果有机会,你将来,最近就希望做监制,就不要只是被控制而已,所以你每次看到剪出来的电影,你都觉得跟你想的不一样。

tony: 对,有一些地方我会觉得,为什么你不放我那一场戏呢?我拍过的那一场戏在哪里?为什么这一场戏这样去剪?我都会有这个想法。还有我一直觉得演员是非常被动 的,他能做的东西很少,活动范围很窄,就是导演的那个方向,剧本的那个范围,你只能在那边跳来跳去,所以有的时候,做了20年了觉得有点不爽,会觉得应该 要尝试一下。

蔡康永:做了20年才觉得不爽还……

tony:(笑)

蔡康永:还蛮久的。

tony:但是我已经适应,我适应在其他人的范围里面活动,做配合。

蔡康永:恩。

tony:但是我也希望,尝试一些幕后的工作。因为我反复想了很多年,如果不当演员,不做电影,我还能做什么?我没有其他的技能,我不会做其他的事情,我只会做电影,所以我也希望做一些对我来说比较有新鲜感的。

蔡 康永:我们法访问过很多艺人,他们对于自己整个演戏的生涯会有不同的评价,有一次比较有趣的是我放访问香港的演员刘青云的时候,他直接讲了说,人家都问他 演了这么多部电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刘青云就回答说,最大的收获就是有钱了。这个回答当然比较坦率,可是也很少听到有人会直接这样讲。梁朝伟应该不会这 样回答吧?

tony:有了钱是当然的吧,然后最大的收获是,过了一个精彩的20年哪,过了一些普通人基本上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你做一个演员你可以体验很多东西是你不需要承受那个后果的,这个我觉得很有趣。

蔡康永:杀了人不用去坐牢……

tony: 对啊,你可以做卧底,不真正要承受那种结果的,我觉得这个是最好玩的地方,你可以做一个花花公子,(笑),但是你不会去承受失恋的那种痛苦,所以我觉得好 玩是这个地方。然后也让我比普通同年龄人成熟很多,因为可能经过的东西会比较多,加快那种成熟,更早成熟以后追求的东西会更简单,因为我已经经过太多事, 经过太多的东西,经过太多的生活,有太多经验,好象经过很多东西,然后你很快就……原来你追求的不是这些东西,然后你会发觉你追求的就是最简单的生活。
蔡康永:你是那种愿意一直演到自己很老的演员,还是你就觉得不要给观众看到有一天我老掉的样子?

tony:没有,我会演。

蔡康永:你会愿意演到老?

tony: 我觉得一个演员,他的深度,在于他对生活的体验,在于他的修养,在于他吸收不同的东西,不同的知识,然后他演戏出来才有那个深度,那个角色才会立体,所以 我觉得年纪越来越大,才会更有那种味道在里面,我不会介意一直演下去,因为我觉得我现在看20年前演的,我会觉得很嫩,很薄,那个角色好象不太……不够深 入,然后现在我看《花样年华》、《春光乍泄》,又会比从前很不一样,因为整个人改变,我也很想看看,我到年纪很大的时候,我会是怎样的。

 

真情指数蔡康永访谈梁朝伟对话视频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真情指数蔡康永访谈梁朝伟对话视频全纪录,梁朝伟是怎样评价周星驰的?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