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足记创始人兼ceo杨柳,揭秘足记网络爆红的原因

互联网 aty25 1568次浏览 0个评论

8个人的团队,挤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胶囊”工作室里,面对电脑,搅动着自己的大脑,也搅动了世界。上个星期,一款名为“足记”的APP刷爆朋友圈后一夜爆红,截至昨天下午3点,短短10多天,足记从开始不到2万用户猛增到932万。昨天,扬子晚报记者在张爱玲曾经住过的上海常德公寓旁的创客中心,与足记创始人杨柳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杨柳说,突然爆红超出了预期,她已经连续10多天没有合过眼,“现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睡个好觉。”

足记创始人兼ceo杨柳

记者与杨柳的交谈时断时续,对于一夜暴红,杨柳说得干脆:“哭过。急的是用户突然剧增,服务器垮了,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杨柳说他们不得不把半年的工作安排提前到两个星期内完成。

一路小跑,杨柳来到记者眼前,跟在她身后的是几位手提摄像机的年轻人,她一边招呼记者去会议室等候,一边对身后人说:“实在抱歉,今天真的抽不出时间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看那边是早就约好的扬子晚报记者……”

再把时间倒回几秒钟:自动玻璃门徐徐打开,一只毛色漂亮的狸猫喵喵叫着接待记者,它瞪着圆圆的双眼,举了一下手指,算是打个招呼。这种有点萌萌的场面,与后来看到的忙碌截然两样。

杨柳告诉记者,这只猫咪与她很有缘分,她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库铂”。“这是你养的宠物?”“不,我是它的宠物。”果然,猫咪一下子跳到她身上,要给杨柳一个吻。瞬间,记者拍下了这一画面。

杨柳很有特点,齐眉的刘海,显得与众不同。看着记者拿着相机,有点警觉地说:“你们要拍照?我根本没化妆,这一身,太难看了。”摄影记者鼓励她,这样很好,才真实。“那我只能给你们10分钟,马上还有个投资方要接待,回头咱们再接着采访。”

“我们去外面吧!街对面有一排上海老房子,我很喜欢。”杨柳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创客中心作为办公地,是因为遇园东路几十米开外就是常德公寓,大名鼎鼎的作家张爱玲曾在这里度过了六年多的光阴,楼下的咖啡屋,现在是文青和电影迷经常聚会的沙龙。

在一排德式老房子前,杨柳随手整理了一下刘海,这时她的手机响个不停,她一边接听电话,一边配合拍摄,中途还用手拉拉摄影记者的衣袖,提醒后边有汽车,然后又上前对根本就不认识的司机说,这里不能停车,会被贴罚单。

“足记火了,用户吐槽闪退,你哭过吗?” 一边拍照,记者一边对杨柳进行采访。杨柳回答得也很干脆:“哭过。急的是用户突然剧增,服务器一度瘫痪,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杨柳说他们不得不把半年的工作安排提前到两个星期内完成。

“没有故事的地点,终究是冰冷的。”让足记在短短时间内爆红的是它的“大片模式”,“因为我们想从小众,走向大众。”杨柳说,只有“大片模式”,才会被更多的人使用和喜爱。

杨柳告诉记者,她是学电影戏剧文学出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是个资深影迷。曾经一度在大学担任辅导教师,工作稳定但缺乏挑战,对于她而言,“不够刺激。”于是她改行做移动产品推广。离职想要创业之后,也就很自然地想到跟电影有关的项目。“算是回电影老本行了。”除了电影,杨柳还是个“驴友”,“旅游的时候,喜欢探索和电影取景地有关的地点,加上网上每次出现‘穿越照’,我都很好奇,比如去年故宫微博刊登的穿越照等,觉得值得去深挖。”这就是最初的创意。

这些年看到许多执着的影迷走遍世界各地只为了重现电影场景。“如果能用手机记录实现‘穿越’,那该多棒!” 让杨柳欣喜的是,不到半年,足记APP诞生了。这是一款可以拍摄新旧场景合成或对比照片的创意摄影社交应用。“足记可以让影迷到某一个地方,在APP中看到身边有哪些故事,告诉你脚下的每一步,谁曾在这里驻足,谁在这里留下印记。这些故事有文字、有照片,还有精确的经纬度。”说着,杨柳拿出手机现场演绎起来。

足记创始人兼ceo杨柳

“没有故事的地点,终究是冰冷的。”让足记在短短时间内爆红的是它的“大片模式”,“因为我们想从小众,走向大众。”杨柳说,“大片模式”,才会被更多的人使用和喜爱。目前,足记已经覆盖60个国家、520个城市、6400部影视剧、5800位不同领域名人的故事,共计15000多个真实场景。杨柳说,足记将开放地点数据。

杨柳说,足记的目标就是“让电影多一种看法,让旅游多一种玩法,让照片多一种拍法”。今年4月1日是林徽因去世60周年,沿着她的田野古建筑考察路线走一圈,估计很多人都会感兴趣。今年还是梵高离世125周年,他画中的许多建筑都有原型,足记想做个专题,告诉你画中的地点在哪里。

姓杨,属羊,星座是白羊座,可谓是“三羊开泰”。今年是杨柳的本命年,也是她的幸运年。这个白羊座的女孩称自己的性格如同这个星座所描述的—风风火火。

在足记办公地点,每个人走路都带着小跑,节奏之快,如同电脑中的闪屏。这里的办公区和会议室全都是玻璃房,被杨柳他们称之为“胶囊”工作室。足记就诞生在这20多平方米的一间工作室里,8个怀抱梦想的年轻人面对电脑,搅动着自己的大脑。杨柳告诉记者,这里的玻璃会议室,两小时内免费,所以提倡开短会。

让杨柳感到欣慰的是创客中心给了她极大的支持,“平时收费的一间大会议室,这段时间被我一直霸占着。其它公司的员工也都主动为我们提供素材,甚至为到访的记者和客户倒茶送水。”

姓杨,属羊,星座是白羊座,可谓是“三羊开泰”,今年是杨柳的本命年,也是她的幸运年。这个白羊座的女孩称自己的性格如同这个星座所描述的—风风火火。

大大的眼睛冒着血丝,一看就是缺少睡眠,“记者也蛮拼的,夜里一两点钟,还有记者的电话。”对杨柳来说,这几乎是她这段时间的常态。她说,自己平时跟父母住,半夜回家会惊动他们,因此特地买了两张折叠行军床,这几天就和另一位合伙人宇文卿住在“胶囊”里。

文卿与杨柳性格差异很大,显得很文静,开始给公司取名时,在众多的备选名中,文卿一眼定夺了“如书”两个字。文卿告诉记者,自己比杨柳小几岁,1983年出生,杨柳是1979年的,两人目前都是单身,都没有男朋友。团队8个人中5女3男,只有一个男生结了婚。记者问杨柳,出了名有没有人介绍对象,她说本来就对此没有太多诉求,现在就更难了,“即使有人来相亲,看到我们这种阵势,估计也吓跑了。”

对于足记的未来,杨柳说她很有信心,“现在我想做的事情很多,比如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电影导演,百分之九十被淹没了。我希望他们在足记里能够体现自己的才华。再比如一些明星,也可以在足记里和影迷互动,拉近与影迷的距离。”

“克隆已经出现,就在昨天,有家模仿我们的产品已经快速上线,除了取景地没有,其它功能都差不多,只不过精细程度有差别,他们不管比例如何,随便加一两条黑边就上了。”

足记火了,也令杨柳感到十分惶恐。“原因是现在的产品可以说是一个半成品。大量问题涌现,无论对于用户、对于足记的口碑都是一种伤害。”另一方面是缺乏互联网经验,在产品的功能设计、开发、运营等各环节都非常薄弱,如果需要持续地留住用户,可能需要大幅度地改版和迭代,需要高强度地运维,对于眼下的足记团队来说,远远做不到这个程度。

让杨柳团队困惑的还不只是这些,“克隆已经出现,就在昨天,有家模仿我们的产品已经快速上线,除了取景地没有,其它功能都差不多,只不过精细程度有差别,他们不管比例如何,随便加一两条黑边就上了。”

现在一旦有一个好创意流行起来,立刻一窝蜂地跟进大量产品,“明明都是大公司,却总是干着这样的勾当。我们可能开发周期长、能力弱,等我们全部调整好,这波热潮已经结束,拥有创意的小公司就已无立足之地。而中国对于创意的保护基本为零,无从申辩。”杨柳说,足记已经申请了专利,但需要时间,估计要8个月,而他们的创意总共也没那么长时间。“即使拿到了申请专利,也毫无意义了。”杨柳表示,她与业内人士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基本都表示模仿和抄袭很正常,是国内的常态,却是很可悲的常态。”

真的如担心的那样,足记也难逃魔漫和脸萌的昙花一现?杨柳称自己也很难准确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据我所知,魔漫和脸萌现在依然都活得很好,只是他们的产品可能昙花一现,但他们的机构都得到了很大的投资。我们和他们不太一样,他们纯粹是做工具,我们还有文化、社交等模式。接下来,我们不得不调整思路,只有做得更好,才能对得起用户。”记者对杨柳说笃初诚美,慎终宜令,希望《足迹》有个好的开端,更有个好的结局。

杨柳向记者透露,等忙过这阵,很想出一本书,记录下足记的故事,书名就叫《足记》。

快问快答

C =蔡震

Y=杨柳

C为何辞职去做足记,动力来自哪里?

Y 正常的团队不会去做,受众非常小众,包括投资人,开始都不太看好,我们也有过犹豫,但梦想在召唤,我们希望人人每天拍一部小电影,记录一段自己的生活。

C 你认为足记是让人群远离真实,还是走进真实?

Y我不觉得是远离人群,反而是让更多的人通过足记,更加关注现实生活。必须接受的事实是手机已经离不开了,只是我们如何把它与生活联系得更紧密,更赋予文化色彩。

C 听说足记已经吸纳了亿元风投,是真的吗?

Y足记开始只有250万的投资,当时我们也已经比较满足。眼下足记火了,投资人蜂拥而至,目前洽谈的风投估值差不多1个亿。爆红也可能暴跌,投资人也明白这行有风险,都能理解。

足记创始人兼ceo杨柳

揭秘足记网络爆红的原因

杨柳:我们也没有很大的精力,去一家一家说,这个是我们的专利,你们不能这样子。 他们是体量大的公司,而我们只是8人小团队,就算瞬间被秒杀和碾轧,担忧也没有用,还能怎么办呢?

本刊记者|梁君艳

口述者:杨柳

年 龄:36岁

身 份:足记CEO

足记在社交媒体上火爆后,我看到美图秀秀的移动总裁登录进足记,发了一张似是在巴黎游玩的图就走了,当时我就想,完了,他们肯定要做什么。美图秀秀算是国内最好的P图工具,我想,他们肯定也很快去做这一块东西了,他们可能比我还敏锐,果然,他们迅速就做了类似的大片模式。

我后来特意去用了美图秀秀开发的新功能,从工具角度来说,他们肯定和我们很像,但我最初倒不是太担心,因为美图秀秀本身是工具APP,他们不太可能因为做了这样一个东西,而变成了社交APP。我当时肯定也有点不高兴,他们直接说,现在流行的大片模式,用美图秀秀就能完成,这其实是一种移花接木。

几乎同一天,camera360也上线了类似功能。3月17日,我的朋友告诉我,微博上已推出了类似的产品,叫“微博相机”,我到现在都还没时间去用。

现在说完全不担心是假的,但这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事。我们也没有很大的精力,去一家一家说,这个是我们的专利,你们不能这样子。他们是体量大的公司,而我们只是8人小团队,就算瞬间被秒杀和碾轧,担忧也没有用,还能怎么办呢?

我们没有办法去杜绝它,就算再重来一次,我依然会遭遇相同的状况。事实上我们已经申请了专利,但专利下来还需要一个冗长的流程。即便我已拿到了专利,我们这么小的企业,也没有什么能力来维权,我们很愿意站出来,但精力不够,如果扑在维权上,我们的产品没办法继续。我希望有一些大的第三方行业或团体,站出来做相应的事情,来帮助和保护我们。我们这个创业环境,应该有人站出来去做一些这样的事情。

中国一直是一个缺乏创意的国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创意不值钱,大家都觉得可以互相抄,这只会造成越来越恶性的循环。中国的创新氛围其实挺可悲的,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一直缺乏想象力,如果能够在知识产权保护或创新上给予更多帮助、支持和尊重,大家肯定会打造出一个更健康的生态圈,而不是说看到有一个创意,觉得自己更厉害,然后就做一款类似的,这个时候完全可以有很多合作方式。中国互联网现在太浮躁了,我当然很想做到不浮躁,我还是会以比较包容的心,欢迎各大巨头跟我们谈合作,而不是光碾轧我。

对付巨头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属于顺其自然型,巨头公司夹击就夹击吧。我也没有什么生存法则,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能生存多久,先把自己眼前能做好的尽力去做好,当前最紧要的是解决服务器崩溃的问题。现在很多云服务器商也主动过来给我们支持,我希望将来的中国互联网业是一个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的环境,现在我至少得到了很多帮助,另外他们肯定也希望为自己探索出更好的商业模式,创造共同进步的空间。

我知道足记会火,只是没有预料到,它会迅速成为爆款,以至服务器崩溃。

今年2月8日,当我进入足记后台时,我突然发现我们的用户量增长过3000,之前我们的用户量一直不大。我觉得很奇怪,立即去网上搜看是怎么回事,然后搜到我们被一个名为“最美应用”的平台给推荐了。我马上和我的投资人、光速安振合伙人韩彦联系,我说,现在状态不对,我们准备还不充分,还不是之前我们设想好的完美产品样式,但没有想到速度会快成这样。当时我们也正好准备下一轮融资,经常会交流一些数据信息。投资人听了这件事后很高兴,但也和我一样,很担忧服务是否跟得上。

这之后,我其实非常非常焦虑,我说完蛋了,服务器完全撑不住。到3月7日,我们的日用户数突然增长过10万,当天的服务器变得很不稳定,两天后,服务器完全崩溃了。

之后一周,用户量激增,3月14日那天,日增长量达到了36万,也出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问题,包括用户发帖串号。有一个用户跟我们说,他说用了那么多社交产品,这是第一个串号的应用。当时,我们整个服务器包括底层架构,全都跟不上。

足记在社交媒体火爆后,我的工作重点变成抢救服务器和做客服。我们全员做客服,很多用户还不熟悉产品功能,在问怎么拍大片,怎么添加字幕,裁切图片为什么变形,能不能添加微信好友等等,我们每天的回复成千上万,即便这样,大量的用户提问,我们也完全没有办法回复到,之前基本上后台的每一条留言,我们都要去回复的。

这段时间过得很忙乱,突然让我感觉创业真是好大的坑呀,但做了一个大家能喜欢的产品,心里还是无悔的。

在我看来,一般的图片社交,只是碎片化的记录生活,没有故事情节,没有生活关联性,它和人的回忆是断线的,而足记最大的特性,就是图片的故事化,它切中人在回忆这件事上的诉求,就像电影一样,能一帧一帧留住记忆,它具有互动和社交属性,里面还有兴趣图谱的一些内容。

这是我第一次创业,虽然我没有创过业,但是过去十多年我从事SP商、通信服务工作,一直有接触运营商,告诉他们,我们要做什么样的产品,你们为什么要用这个产品等等。一般的创业者,不知道如何来说服对方,我有这块的积累。投资人见过太多太多的项目了,创业者要求能够挑出重点,千万不要忽悠人,忽悠的话,人家一听就能听出来。投资人也会问我们团队什么背景,我说我们没有出自BAT的员工,也没有任何辉煌的过往。

我大学学的是电影戏剧文学,工作之后没有做与之相关的工作,但现在又绕回来了,我觉得真的是命运的安排,其实过去所有的经历,在未来某一刻都会有用。

我的投资人韩彦到现在都一直说,是看中我的梦想。我觉得有单纯的初心和遇到合适的投资人,梦想这个事就是成立的。

韩彦决定投资前,我们只当面聊过一小时,我告诉他,我是张国荣迷,讲了我做的APP“荣史上的今天”在荣迷群体中取得了成功,也讲了我为什么要做足记APP。他其实看产品的眼光非常挑剔,也确实纠结了一夜,因为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呀,而且也不知道将来面对的这个市场是大是小。

见面过后的那一晚,我还是挺有信心的,我觉得在聊的过程当中,彼此能理解对方,我也没有说一些特别的话来打动投资人。现在太多太多的创业者,还有辅导创业者的一些舆论和报道,都在说要怎么会讲故事,怎么打动投资人,我个人特别不推荐这些,我觉得一定要特别真实,你要想清楚,你到底想要干嘛,这样子才能找到合适的投资人,找到能陪你走下去的团队。

现在很多投资人都会问我,你自己喜欢什么互联网产品,其实如果我说是豆瓣的话,这不是一个好答案,大家都知道豆瓣是一个很尴尬的互联网产品,但尽管这不是个好答案,我还是会如实说,我喜欢豆瓣,虽然它有很多问题。投资人肯定也会纠结;你喜欢的是豆瓣,那你会不会做一个更小众化的豆瓣。我也不需要去隐藏什么,既然问的是我的兴趣爱好,那我就说实话好了,就像你可能喜欢的小说也不是很大众。

今年1月,我的同事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我们工作群里,那张图非常日常化,画面中,是我跟另外一个同事在低头玩手机,下面配了一行文字:这是她们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夜了。

当时我就觉得这张图片极富生命力,感觉一下子就不同了,它表达出的信息量和传播性,超越了过去的图片,如果手机上传播这个图片,也很方便,它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几秒钟后,我就拍板说,我们要做这个大片模式。

我们搜集到的很多剧照,都是影视公司发布在公开的论坛和社区上的,我们现在也没有任何盈利模式,我们是一个正向的内容社区,现在很多影业公司也主动找过来和我们合作,提供有版权的照片。假设未来我要商业化的话,我必然要拿到版权才会商业化。

但至少这一年内,我都不会考虑盈利的问题。我的投资人非常支持我,目前他对盈利上也没有做任何要求。

现在已经有二三十家投资人找过我了。这么多投资人涌过来,我感觉也是很忙乱。我确实很需要钱,这其中也出现了我有意向的投资人,两周之内我会完成A轮融资。

我眼中好的投资者是要能够跟我理念相同、价值观一致。我需要能够理解故事记录生活这件事情的投资人,他能够明白人们有在故事当中表现出自己调性的需求,而不是那些只是看过很多很多社交产品,然后以太过程式化眼光来看我的产品的投资人。我不能为了拿钱而拿钱,不能因为谁钱出得多我就拿谁的。

接下来的重点,我还是会把用户的记录方式提升到最好,把社交做深,把记录生活这件事情做到极致,就一定会有用户留存下来,如果真的是流星的命运,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到处吆喝,我不能成为流星。

电影大片式足记 一夜爆红

2014年6月12日

Demo版(ios) 足记上 线,使用“画中画模 式”和“对比模式”, 可将电影场景和现实场

2014年8月

足记团队组建完毕

2015年2月4日

大片模式版足记上线; 其画幅比例为典型的电 影宽屏模式,画面下方 配上中英文字幕

2015年2月8日

获“最美应用”推荐, 用户日增破3000

2015年3月7日

用户日增破万

2015年3月14日

总用户数达100万

2015年 3月18日

总用户数达500万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足记创始人兼ceo杨柳,揭秘足记网络爆红的原因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