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及翻译,郑伯克段于鄢读后感

历史人物 aty25 2528次浏览 0个评论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

《郑伯克段于鄢》出自于《左传》,作为《古文观止》的篇首,它所讲述的,是发生在春秋时期郑国的故事。

原文如下: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

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

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黄泉见母

郑伯克段于鄢翻译

从前,郑武公娶了申国国君的女儿为妻,名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难产,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从此就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如果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现在,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不符合法制,您将要不能控制。”庄公说:“姜氏想要这样,我如何躲开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置,别让祸根滋长蔓延,一滋长蔓延就难办了。蔓延开来的野草还很难铲除干净,何况是您那受到宠爱的弟弟呢?”庄公说:“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趋灭亡,你姑且等待。”

过了不久,共叔段使原来属于郑国的西边和北边的边邑,暗中归自己控制。公子吕说:“一个国家受不了两个国君的统治,现在您打算怎么办?您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那么我请求去侍奉他;如果不给,那么就请除掉他,不要使百姓们产生疑虑。”庄公说:“不用管他,他自己会遭到灾祸的。”

太叔又把两处地方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子封说:“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更多老百姓的拥护。”庄公说:“对君主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虽然扩大了,也终将崩溃。”

共叔段修整了城郭,聚集人民,准备好了充足的粮食,修缮盔甲兵器,准备好了步兵和战车,将要袭击郑国都。武姜准备为共叔段打开城门做内应。庄公知道了共叔段偷袭郑的日期,说:“可以出击了!”于是命令子封率领二百辆战车,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共叔段逃到共国。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意为大哥),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隐含责难郑伯逼走共叔段的意思。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并且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后悔了。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特意把贡品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留着。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答道:“小人有一个母亲,我吃的东西她都吃过,只是从未吃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为什么这么说?”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诉颍考叔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答道:“您有什么忧虑的?只要掘地挖出泉水,挖个隧道,在那里见面,那谁能说您违背誓言(不是跟誓词相合)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隧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于是姜氏和庄公作为母亲和儿子跟从前一样(即恢复了母子关系)。

君子说:“颍考叔是位真正的孝子,他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既醉》篇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大概就是对颍考叔这类孝子而说的吧?”

郑庄公黄泉见母

郑伯克段于鄢读后感

这篇故事,《春秋》书为“郑伯克段于鄢”。称“伯”而不称“公”,是圣人遣责庄公的笔法,遣责他不早约束制止太叔段的行为,任其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然后才师出有名地一举加以诛杀——“以兵机施于骨肉”。

就智谋说,郑庄公所采取的,正是欲擒故纵之计。

要想制服、控制别人,在形势未许可,火候未到时,先放任、顺应他,满足他的欲望,让他表演够,加速向灭亡的道路发展,然后才一举予以彻底打击。这也就是《老子》说的:“将欲夺之,必固与之。”

想当初,太叔段虽有夺权阴谋,却没有公开反叛行为,如果庄公要处置他,必然落个没有兄弟情义的指责,加上母亲从中作梗,弄不好,还有不孝的骂名。所以,他一直沉住气,任属下再三劝谏而不动声色,直到太叔段的反叛行为公开,国母里应外合的阴谋败露,他才一举开刀,而且绝不手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样,既除了心头之患,又师出有名,名正言顺。至于圣人还是看出了他老谋深算的心机,在历史上书上一笔,那又是另一回事了,至少一般人是难以看出的。正如诸葛亮七擒孟获一样,必须有长远的眼光和超人的耐性,而且还有养虎为患的风险。所以,如果没有稳操胜券的条件,一般还是少“纵”为妙。

【典源】

欲擒故纵:“三十六计”第十六计:“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语本《老子》第三十六章:

“将欲夺之,必固与之。”另见《儿女英雄传》第十三回:“无如他著书的要作这等欲擒故纵的文章,我说书的也只得这等依头顺尾的演说。”

郑庄公克段于鄢:事见《左传·隐公元年》。

二五点评

这个故事的确很体现出人性的诡诈莫测。先说说叔段这个人物,因为出生条件好,拥有先天优势,所以甚得其母姜氏宠爱。他的人生前期还是比较顺利的,在百般呵护下长大,根本就不懂政治场的勾心斗角。他是要作为历史背景而存在的,有点杯具的说。自始至终,他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封地是他母亲帮他讨的,后来抢地盘再造反也是姜氏怂恿的,他没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不知不觉地掉进了郑伯的圈套中,最后落得逃亡他国的命运。然后说说姜氏,这个女人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偏心,相信即使是现在有多个兄弟姐妹的家庭里,偏心也依然是争吵不断的问题,大多数都是重男轻女,偏小远大。只是没想到这个姜氏会偏心到这种地步,居然会怂恿叔段造反,也造成两兄弟的反目成仇。所以说这个事件的根源是姜氏引起的啊,不过她的下场并没有很惨,倒是被奸诈的郑伯又利用来将自己好名声炒作了一翻。郑伯这个人就不用多说了,出生不好,性格内敛,很会装傻,事实是政治场上十分狡诈高明的人,即便让他穿越到今天,也是官场上响当当的大人物。这个人还十分善于利用事件炒作来收买民心。比如在封地上给了弟弟一些好地皮,在公众形象上使人觉得他对母亲很孝顺,对弟弟很宠爱,形象大大加分。到后来通过隧道见母亲,再一次美化形象,让人觉得他心胸大度,不计前嫌。事实是这个时候姜氏没任何威胁了,他也乐得顺应民意。所以说这个人在历史上褒贬不一,有诟病也有赞誉,总的来说,却是政治场上的高手啊!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郑伯克段于鄢原文及翻译,郑伯克段于鄢读后感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