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孙叔敖是怎样治水的

历史人物 aty25 2595次浏览 0个评论

孙叔敖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楚国令尹。姓蒍,名敖,字孙叔,一名艾猎。期思(今河南省固始县)人。

孙叔敖一生政绩颇多,而以治水最为人所称道。

在司马迁的《史记·循吏列传》中,他被列为首篇:“孙叔敖者,楚之处士也。虞丘相进之于楚庄王,以自代也。三月为楚相,施教导民,上下和合,世俗盛美,政缓禁止,吏无奸邪,盗贼不起。秋冬则劝民山采,春夏以水,各得其所便,民皆乐其生。”汉王延寿在《孙叔敖庙碑记》中,赞颂孙叔敖“宣导川谷,陂障源泉,溉灌沃泽,堤防湖浦,以为池沼。钟天地之美,收九泽之利”。说明在他倡导下,春秋时楚国已普遍在湖泊中的隆起部分挽堤为垸,发展水利,农业生产蒸蒸日上。“孙叔敖治楚三年,而楚国遂霸。”

《淮南子·人间训》曰:“孙叔敖决期思之水,而灌雩娄之野。庄王知其可以为令尹也。”这大概是我国最早的渠系工程之一。据《左传·宣公四年》记载,有楚令尹虞丘子荐孙叔敖一事,那么,这一灌区的修建,当在楚庄王九年(公元前605年)以前。期思、雩娄均属今固始辖境,地处史河与灌河之滨。令人较为费解的是,前者是下游,后者居上游,何以能引低水而灌高田?史载不详。但《太平御览》和《太平寰宇记》在转引《淮南子》的这句话时,其文是“楚相作期思之陂;灌雩娄之野”。意思是否指“作期思之陂”是一码事,“灌雩娄之野”是另一码事呢?也不能排斥这样的可能性;在期思与雩娄之间,当年修了一些规模并非巨大的拦洪蓄水工程,从而形成“长藤结瓜”式的陂塘系统,既根治下游水害,又保证了上游灌溉。孙叔敖正是在兴建这项水利工程上,显示出他的才能,由此楚庄予以重用,任他为相。

孙叔敖治水

孙叔敖在固始的治水业绩是相当可观的,不少志书均有这类记载。据嘉靖《固始县志》记叙:县境内陂塘、湖港、沟堰凡932处,“盖肇自楚之孙公,汉之刘馥”。乾隆《光州志·沟洫志》载有康熙年间任固始县知县杨汝楫的《水利图说》,其文云:“昔孙叔敖于邑之东南,如史河浚其渠,曰清、曰堪,清灌上闸,堪灌三汊口。西有曲河自西南来,亦筑坝拦水,灌石嘴头。南如急流、羊行、子安等河,宣导堤防,各有灌口。当年之沐膏泽而咏勤苦者,已一一载简册矣。嗣后陵谷变迁,清、曲河,坝废闸弛,急流、子安等河道梗基湮,即堰港陂湖,亦俱淤塞。总之,历年久远,而楚相之故道,不可复考。”古时期思属楚,汉世祖(光武帝)更名固始。延熹三年(公元160年)五月,县令段世贤曾为孙叔敖建庙立碑。明人刘昌《谒楚令尹庙》诗曰:“期思城里吊遗踪,祠庙深沉动鼓钟。阴德已闻慈母教,余恩犹启后人封。霜葭摧碧连荒草,雨藓沿青上古松。读罢残碑出门去,寒山漠漠水重重。”据《固始县志》称,县北期思镇,有春秋楚令尹孙叔敖墓。可惜如今均已荡然无存。

安徽寿县境内的芍陂,兴建于楚庄王时期(公元前613~前591年),也是孙叔敖所创建。这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大型灌溉工程,唐代改名为安丰塘,至今仍发挥着灌溉效益。《后汉书·王景传》:“(庐江)郡界有楚相孙叔敖所起芍陂稻田,景乃驱率吏民修起芜废,教用犁耕,由是垦辟倍多,境内丰给。”《水经·肥水注》:“芍陂周一百二十里许,在寿春县南八十里,言楚相孙叔敖所造。”又注:“陂水径孙叔敖祠下,谓之芍陂读。”史料记载多称芍陂“径百里,灌万顷”,其规模当可想见。东汉、三国时期、唐肃宗、元世祖当政年代,都曾在这里屯田,大获其利。但由于垦殖过度,历代豪强占塘为田,虽几经修整,到解放前夕,芍陂堤堰残废,灌溉面积仅六七万亩。解放后建成淠史杭水利工程,芍陂已成为淠东干渠的反调节水库,面貌焕然一新。如今的芍陂,长约25公里的塘堤全部用块石护坡,蓄水一达1亿多立方米,可灌溉63万亩农田。如楚相亡灵有知,亦当含笑九泉吧!

楚相孙叔敖不仅是位水利专家,在政治、军事上也有卓越的成就。庄王十七年(公元前597年)的“*(必+郑右)之战”,是春秋时楚国建立霸权的著名战役。*(必+郑右),在今河南荥阳北,当年孙叔敖在此辅助庄王指挥楚军,大胜晋军,遂使“楚地千里,称霸南方”。

相传孙叔敖怀有绝世之才,出任令尹之前,他不过是一位“楚之处士”,“期思之鄙人”。那么,究竟是谁发现他的才干,推荐他为楚相的呢?史料中载有不少别饶风趣的故事,兹摘录一二,以飨读者。

刘向《新序·杂事》:“樊姬,楚国之夫人也。楚庄王罢朝而晏,问其故,庄王曰:‘今旦与贤相语,不知日之晏也。’樊姬曰:‘贤相为谁?’王曰:‘为虞丘子。’樊姬掩口而笑。王问其故,曰:‘妾幸得执巾栉以侍王,非不欲专贵擅爱也,以为伤王之义,故所进与妾同位者数人矣。今虞丘子为相数十年,未尝进一贤。知而不进,是不忠也;不知,是不知也。安得为贤?’明日朝,王以樊姬之言告虞丘子。虞丘子稽首曰:‘如樊姬之言。’于是辞位而进孙叔敖。孙叔敖相楚,庄王卒以霸,樊姬与有力焉。”

在《说苑·至公》中,刘向另有一则记载:“楚令尹虞丘子复于庄王曰:‘……臣窃选国俊下里之士,曰孙叔敖,秀赢多能,其性无欲。君举而授之政,则国可使治,而士民可使附。’庄王曰:‘子辅寡人,寡人得以长于中国,令行于绝域,遂霸诸侯,非子而何?’虞丘子曰:‘久固禄位者,贪也;不进贤达者,诬也;不让以位者,不廉也。不能三者,不忠也。为人臣不忠君王,又何以为臣?愿固辞。’庄王从之。赐虞丘子采地三百,号曰国老。以孙叔敖为令尹。少焉,虞丘子家干法,孙叔敖执而戮之。虞丘子喜,入见于王曰:‘臣言孙叔敖果可使持国政,奉国法而不党,施刑戮而不委,可谓公平!’庄王曰:‘夫子之惕也。’”

《吕氏春秋·不苟》持另一说,认为荐孙叔敖为楚相的,是其好友沈尹茎:“荆王欲以为令尹,沈尹茎辞曰:‘期思之鄙人有孙叔敖者,圣人也。王必用之,不臣不若也。’荆王于是使人以王舆迎叔敖,以为令尹,十二年而庄王霸,此沈尹茎之力也。”是谁推荐孙叔敖为楚相,各说不一。在此也不必纠缠于繁琐的考证,但孙叔敖确有宰相之才,且在各方面作出了卓越贡献,当无疑义。

孙叔敖的贤名由来已久,传闻他天性仁厚,又极谦逊谨慎。《新序·杂事》载:孙叔敖少时出游,“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而泣,其母问其故,叔敖对曰:‘闻见两头之蛇者死,向者吾见之,恐去母而死也。’其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矣!’其母曰:‘吾闻有阴德者,天报以福,汝不死也。’”《说苑·敬慎》载:“孙叔敖为楚令尹,一国吏民毕来贺。有一老父粗衣,冠白冠,后来吊。孙叔敖正衣冠而出见之,谓老父曰:‘楚王不知臣不肖,使臣受吏民之垢。人尽来贺,子独后来吊,岂有说乎?’老父曰:‘有说。身已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已高而擅权者,君恶之;禄已厚而不知足者,患处之。’孙叔敖再拜曰:‘敬受命,愿闻馀教。’老父曰:‘位已高而意益下,官益大而心益小,禄已厚而慎不取。君谨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

孙叔敖虽身居相位,但生活十分简朴。《孙叔敖庙碑记》中说:“其忧国忘私,乘马三年,不别牝牡。……专国权宠,而不荣华。一旦可得百金,至于没齿而无分铢之蓄。破玉玦,不以宝财遗子孙。”真是生前两袖清风,死后一贫如洗。《史记·滑稽列传》中有一则故事,内容是叙述楚国乐师优孟讽喻庄王,不可忘记孙叔敖的功劳。现一并摘录如下,以为佐证。

“(孙叔敖)病且死,属其子曰:‘我死,汝必贫困。若往见优孟,言我孙叔敖之子也。’居数年,其子穷困负薪,逢优孟,与言曰:‘我,孙叔敖子也。父且死时,属我贫困往见优孟。’优孟曰:‘若无远有所之。’即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余,像孙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别也。庄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孙叔敖复生也,欲以为相。优孟曰:‘请归与妇计之,三日而为相。’庄王许之。三日后,优孟复来。王曰:‘妇言谓何?’孟曰:‘妇言慎无为,楚相不足为也。如孙叔敖之为楚相,尽忠为廉以治楚,楚王得以霸。今死,其子无立锥之地,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于是庄王谢优孟,乃召孙叔敖子,封之寝丘四百户,以奉其祀。后十世不绝。”

综观以上片断资料,大体可知孙叔敖的一生,精于治水,有功于国,奉法守职,持廉至死。他这种一心为人民造福的高尚品德,确实值得人们敬仰和缅怀。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孙叔敖是怎样治水的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