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3G门户ceo张向东对豆瓣ceo杨勃的访谈

互联网 aty25 1884次浏览 0个评论

本文是3G门户创始人张向东对豆瓣创始人杨勃做的一个访谈,两个文艺青年的聊天谈话可以让我们看到这两人思想的碰撞。

杨勃:豆瓣就是我的位置

有个故事,以前和杨勃聊天的时候,我向他求证过。

那是豆瓣周年庆上,豆瓣投资人、现在的董事之一和联创策源合伙人冯波给杨勃一个大纸箱,里面全是杨勃在豆瓣上列出的“我想读的书”。

故事有趣好玩,作为采访者,我喜欢这个故事,还因为它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两点:一是杨勃为豆瓣设计的互联网模式。豆瓣就是借助文化生活的各个元素,把人们组织起来的社区。书、音乐、电影等各种活动,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流,这个以互联网的社交网络技术为基础的平台,使交流变得有效率,从而产生商业价值。看,借助这个平台,投资人对杨勃读书状态的了解,可能超过对豆瓣公司的经营业绩的了解。短短4年,这个互联网模式已让豆瓣成为一个日益清晰的文化符号。

二是杨勃这个人的趣味。在我认识的创业群中,极少有他这样,一直以来与文化生活不离不弃,有如空气和水。他的阅读不功利,广泛又深入。绝非嘲讽,大多数的CEO忙碌操心,读书需求基本上在中国机场的书店就可以得到满足。这也是豆瓣的文艺气质自始至今的主要原因吧。

创业5年,从一个新鲜的模式,到一个融资两次、近60名员工(截至2010年4月)的网站,杨勃现在也必须许一个承诺,说今年盈利,因为商业模式是必须看到结果的时候了。最近一段时间来,豆瓣改动频繁,这些改动也是豆瓣走入新阶段时杨勃和团队的思考。豆瓣有中国互联网最高质量的UGC内容,但也有最挑剔的用户,我采访他前,3G门户网用户给我的留言一半是质疑他们的多次改版。对于这些,杨勃越来越不愿意以个人身份来回应,他希望用户看到“阿北”那个昵称时,只想到那是一个普通的豆瓣用户。

这是一个网站、一个组织从少年到成人的变声期。

豆瓣被视为文艺符号,杨勃的外在很符号,每次接受采访,要是拍照,他会很留意展示自己对苹果电脑的热爱,虽然是物理学博士,但一样照穿帆布球鞋,T恤的图案也总有些特别的意味。这次他穿的T恤印着“Everythingisinitsplace”。图案是一个书架,CD、书籍各安其位,显然来自他的人生哲学。他对自己的表述中,就算对退休生活的想象,不也是做一个如此这般的网站,仔细一想,那不还是豆瓣吗?

一个想法刚刚展开的创业者,他的位置被自己赋予自身的使命所确定,在这样的阶段,合格的创业者没有权利去想到其他。

事业可以变成自己喜欢的事情。

对杨勃的访谈

张向东:杨勃所创办的豆瓣网不是中国流量最大的网站,但却可以说是中国用户评论质量最高的网站,是中国文艺青年惺惺相惜知名度最高的聚集地。按照礼节,我应该叫你杨博士,而不是杨勃。你总共在校园里应该有5+6+4+6=21年,你读了博士,而且是理学博士,应该很有学术理想的。是什么想法让你开始有了创业的冲动?

杨勃:在国外的时候,我主要是求学。我的研究生阶段时间要长一点,上清华时还好一点,非常专注于学业。后来,除了做我专业的东西之外,对文科也很感兴趣,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花了不少时间。另外,那一段时间互联网也刚开始兴起,所以我在这上面也花了很长时间。这两件事情都花费了我很多时间,虽然花在工作之外的时间要多一点,但这些东西后来都派上一些用场。

张向东:为什么有放弃当科学家的念头?

杨勃:在学校待的时间太长,可能都会厌倦。但很多人也可能不是因为经历,就是本性使然。人是行动派还是思想派,很多情况下都是性格在决定,是那样性格的人,可能早晚都要迈出这一步。

张向东:那你对互联网的兴趣什么时候最大,以致愿意投身进来?

杨勃:其实我2000年回国时就是想加入一个互联网创业公司的。但当我站在北京的大街上,看到所有的公交车、路牌上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广告,就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泡沫之中,觉得有点悬,于是改了主意,没有投身互联网,而是加入了一个传统的物流方面的公司,一做就是4年。

张向东:我们刚刚相反。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小,我比你小,1999年毕业。那时北大、清华这些学校处于中国互联网风暴的中心,今天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都是在中关村附近起步,也就是2000年前后,正如你所说,广告超级密集,谁融资了看广告就知道了。于是我就立刻跑去凑热闹了。你一直就这么冷静吗?

杨勃:可能吧。我喜欢反其道而行之,不喜欢凑热闹,这是性格决定的。创业者也有两类,第一类是只要是机会就要去追,现在这个事情机会很好,那他就去抓住它。另外一类是他喜欢一件事情,然后才去做,做的时候发现,这件事情只能通过创业去完成,那他就去创业。这个创业的过程就很好,如果能够很成功的话,当然就更好。但这个过程本身对他很重要。其实我第一次创业时,我觉得自己只是为了抓住机会,觉得眼前有一个很大的机会,就必须要抓住它,但它其实不是我个人喜欢的东西,后来,我慢慢发现我喜欢的东西是互联网,这种发现也需要一个过程。当年我在美国的那段时间内,浏览器还没有出现,互联网还不像现在这样大众化。2000年网络门户开始出现,后来才又有一些互动在里面。而我对媒体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和兴趣,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好就做这个,那个好就做那个。在做的过程中我才慢慢意识到自己的兴趣在哪里,我第一次创业的最大收获就是知道下次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事业也可以变成自己喜欢的事情。

张向东: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当时出现了很多互联网英雄,很多人跟你背景一样,在国内读书,接着出国,然后创业,引进投资,而且拿到的都是国外的风险投资。当时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将成为这种产业的一分子,而且走过的路跟他们非常近似?

杨勃:没有多想。我做一件事情比较专注,而当时正专注于物流,所以并没有过多关注互联网,等我再次关注互联网的时候,已经到了2004年,当时已经开始有博客之类的了,那时最大的感受就是,哇,怎么短短几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互联网从一个非常小众的东西变成大众普遍使用的工具。为什么觉得互联网适合我自己呢?是因为互联网是直接面对每一个个体,它是一个特别复杂的、本质上非常社会性的东西。互联网的背后虽然有非常多复杂的数学逻辑,但又能做一些很有意思的应用,那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我。我以前学物理学,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而且本身我就是一个技术迷,喜欢写程序。我发现这两个方面可以结合起来,但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

我没有想到豆瓣会变成一个文化符号。

张向东:2005年3月6日,对你已经经历过的人生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讲讲做豆瓣的初衷吧。

杨勃:是的,那一天豆瓣上线。最早对豆瓣的设想纯粹是一个技术的想法,我没有想到豆瓣会变成一个文化符号。当时想做一个推荐引擎,很简单,就是说我自己看过很多书或电影,我希望跟我的朋友分享,但在原来的互联网上,我没有办法很好地和他们分享。我想网络可以实现这一点,这样我不仅仅是可以分享自己的,也可以通过书、电影和音乐这些联系,去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人,反过头来还会发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这是当初一个简单的想法。这个过程里面最早的设想是,如果我能做一个推荐引擎,那么只要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东西,我就能推测出来你喜欢什么你不知道的东西。这一点很重要,虽然只是这样一个比较简单的想法,另外它所涉及的书、音乐和电影也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所以一步一步才变成今天的豆瓣。2005年3月6日,那天就是觉得写得差不多了,就自己传到服务器上,在一个常去的技术论坛上发了个贴,说这是我自己写的大家来看看,然后就去睡觉了。

张向东:如果让你简单介绍一下豆瓣,你会怎么说呢?

杨勃:豆瓣是一个文化社区,也是一个发现好东西的地方,同时还是一个发现生活的地方。它用一种个性化的方式,帮助你发现一些你还不知道的东西。现在我们可以发现的东西,集中在书、电影和音乐上,以及像同城活动以及其他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小组,这些东西都是可供发现的。

张向东:开始时候的状态是什么样?听说你在咖啡馆里写出了豆瓣的网站程序。

杨勃:对。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写程序,再加上思考每天要花上十几个小时。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受不了时就去星巴克坐一段时间,其实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张向东:豆瓣这个名字的灵感是不是来自公司最早所在的胡同名?有乐队用街道名和门牌号来命名,豆瓣怎么也用了这么一个随性的名字?

杨勃:是的。名字没有那么复杂,但不要太直白,豆瓣想做的就是推荐,假设你叫“图书推荐”、“书评网”诸如此类的,那我们以后做电影音乐就很难。名字不能把自己限制死了。网站在发展的时候,很难预料到你的方向有什么变化,起一个有意思的名字让大家容易记住就好,未必一定要跟你的东西相关。

张向东:经常有人建议我们公司也应改名,我们叫3G门户,他们说要是4G时代怎么办。

杨勃:先把4G、5G注册下来。(笑) 先证明模式,才有可能获得投资。

张向东:有没有想过互联网创业的风险这一问题?大家都有一个来自于模式创新的好想法,然后就去做了出来。可大部分网站都是免费向用户提供服务的,若模式正确的话,用户会越来越多,会呈几何级数增长,而商业模式可不会一时半会儿就完成。3G门户网是没有另外的选择的,裕强和我背景简单,不能先融资再去做,但你在IBM工作过,又有留美的经验,很容易跟风险投资商沟通。难道你没有想过先融资再做豆瓣吗?

杨勃:这是一个刻意的决定,我还是想先自己做起来再说。但就算想去融资,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啦。因为当时在互联网这个行业里面,没有人知道我,我也没有做任何事情,完全没有积累的。过去的朋友,在融资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忙。确实像你说的,豆瓣也是免费服务,我能想到的办法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成本,所以我就想一个人来做。2004年的时候,做一个网站的成本其实比以前低很多,当时我自己攒了一个6000多块钱的服务器,而托管也没多少钱。

张向东:那看来的确如此,办公室也很便宜,因为你的办公室就在咖啡馆。

杨勃:对,每天15块钱(笑)。能够把成本控制很低,就不需要一开始去找风险投资。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说,豆瓣是全新的模式,我们做的模式没有被检验过。正因为没有被别的地方检验过,所以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像我想的那样是个好模式。这个时候就要先把这个模式验证出来,证明它是成功的,然后再去寻找资源支持。如果一开始自己没有把握就投入很多人力和资金的话,我觉得是在增加大家的风险,更何况融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张向东:也有人问我关于互联网创业的一些问题,最常见的一个就是:如果想做一个网站,是先融资还是先运营。其实这不是你选择的问题,是人家来选择的问题,模式如果没有被证明,团队的能力如果没有被证明,谁能轻易看你的计划书就给你钱。

杨勃:嗯,之前有成功经历的话,会很有说服力。

张向东:对于大学生或初次创业者来讲,这种可能性很小。

杨勃:互联网创业的门槛很低。如果做一个网站只是在验证你的想法,那它启动起来花不了太多钱,学生也可以做。但是更大的风险并不在这里,而是你的经验、想法等方面。

张向东:当你突然发现豆瓣的用户已经多起来的时候,你是主动去找投资,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走;是先着力把基础做好,等着风险投资上门找你?

杨勃:我是等着风险投资上门找我,我只是埋头把这个事情做好。

张向东:豆瓣走的是标准的互联网创业模式,一个免费的模式,然后发展用户,接着融资……你觉得过去的4年中,最重要的几个节点是什么?

杨勃:第一个当然是上线了。第二个里程碑是我们有办公室,我们是先有风险投资才有办公室。我记得非常清楚,在2006年的7月份我们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我们在798那儿有一个办公室,但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三个人,每天有两个人写程序,一个人回答网友的问题,非常非常安静。但这也是一个公司、一个企业了,跟之前豆瓣的形态有一个本质的变化,同时我们又接收了风险投资,有了新的责任,你必须将它看成一个公司,而不是一个个人网站或个人项目。所以这是一个挺大的变化。

张向东:关于融资,你应该见了不少风险投资商,为什么选择联创策源?

杨勃:主要是豆瓣做创新模式,而这个模式又需要时间摸索。与一个被证实过的模式挪过来复制而变大的企业相比,这之间有很多不同。我最大的顾虑是,风险投资进来后我们会急于赢利。也许第一年、第二年不是问题,但可能以后会成为问题。跟策源合作是因为他们是一个长期的基金,而且我们也有一个共识,豆瓣是一个长远的项目,虽然需要很长时间,但却是意义深远的事情。不是说很快进来,很快出去,不是在炒作一件事情,这是最大的原因。

张向东:不能排斥冯波(联创策源合伙人)的趣味跟你们的合作达成也有一定关系吧,他很会玩,喜欢摄影和旅行。

杨勃:也是,冯波是个很好玩的人,他也很喜欢豆瓣。

张向东:豆瓣现在是文艺青年的一个符号,但赢利始终没有解决。作为创始人和CEO,最近让你反复思考睡不好觉的问题是什么?现在最大的挑战和困难是什么?。

杨勃:你可以说豆瓣是一个文艺青年的集散地,我们也确实是文艺青年集中的一个大区域,但文艺青年只是现在豆瓣的一小部分。其实电影或书啊都是非常大众的,只是大家对它的关心程度有不同而已。比如4000万的访问人数(截至2010年4月)中,其实大多数都不是注册用户,但他们仍然在关心那些东西,其实这个需求挺大的,这也是豆瓣在做的事情。

张向东:豆瓣提供的这些服务最后总会转化成一个商业模式。不管是你的投资人,还是公司发展本身考虑来讲,你觉得豆瓣最大的商业价值在哪里?要通过什么渠道去实现?

杨勃:2004年底我写了商业计划书,里面写到了豆瓣的商业模式,说近期、中期模式是通过与电子商务的分账,远期、中远期是精准广告。比较幸运的是,整个发展正是按照这个设想在走。虽然我们也曾有过怀疑,但总的方向没有改变,一直是按照这个方向走到今天。虽然过程远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但我们坚定不移一直往这个方向走。

张向东:关于你们挣钱的事很多人都很关心,他们说豆瓣一直都是免费的,现在有没有赢利啊?

杨勃:是啊,豆瓣的用户也对这个很关心,还有人发起捐钱给豆瓣买服务器的活动。(笑)其实这是我们团队今年的目标——年度赢利。现在这个过程很顺利,我觉得没有问题,今年能达到这个目标。

它自己变成了一个生命。

张向东:互联网的商业化有时候会遇到用户的抵制,豆瓣有这样的情况吗?公司运作的时候也会要考虑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说政府监管的问题,而我也相信,豆瓣对于互联网平台的建设原则更多是自由和开放的。那豆瓣现在开始管理用户,比如说群组讨论啊要有一些限制和管理,那用户就会很反感,我看到有人提了一些非常尖锐的看法。如果你遇到用户当面对你讲说,作为CEO你给我们提供的是这样一个平台,但现在你的想法变了,他们会不会说你是叛徒?

杨勃:你刚才说了两件事情,一个是商业化,一个是社区管理。这两个其实是不一样的。对商业化而言,比如说豆瓣现在有广告,豆瓣的用户多数其实都非常理解。然后呢,我们的广告也尽量不会太过分,相反我们还一直想做得精准,这样广告就可以既对用户有用,又可以变成内容的一部分。之前一直也是这样,比如说在用户讨论图书的页面,右上角就有当当网、卓越网等网上书店的链接,一点就可以连接到购书的页面,还有价格的提示,这个是对用户有用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这是有帮助和有价值的,所以没有人会反感。而对豆瓣来说,又因为和网上书店的分成获得了收入,这个商业化就非常理想。豆瓣网站的很多价值还没有被挖掘出来,我们现在就是在做这个挖掘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可以做很多事情。另外一个社区管理的问题,这跟商业化是两件事情。管理很简单,因为人多了就需要管理,否则少数人会伤害大部分人的利益。其实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垃圾广告,因为豆瓣完全是用户百分之百地来发挥和创造,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小广告进来,像这些都需要管理。

张向东:你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用户的尖锐指责呢?还有印象吗?现在互联网这么方便,他们可能会发表一些意见,或者通过其他方式在别的场合发表意见。那有没有遇到过让你伤心难过的质疑?

杨勃:有吧。这个很简单,就是你作为一个平台的管理者永远是这样的,不光是网站,任何一个管理者都会受到这样的质疑或者指责。有时候是有道理的,有时候是没道理的,这是很自然的。

张向东:你会直接回应吗?

杨勃:曾经会,但是规模大了就没有精力做这件事情,但我们会有更多服务人员做沟通。我能想到的最尖锐的质疑就是指责改版的问题。(笑)这是最尖锐的,因为别的地方的管理只涉及非常小的群体,但我们的改版则是所有用户都能看到,因此如果他已经用习惯了就肯定会有一些情绪,会觉得不习惯。

张向东:我们也一样,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讲,它一定比其他行业更在乎用户感受。技术的改进和服务方式的变化,一定会是以用户体验为第一原则的。我有时候会怀疑,提出意见的用户是否能够代表大多数,所以需要一个比较科学的、有效率的沟通机制。以前一有用户给我们意见,我就必须要立刻解决它,不然我会睡不着觉。你也会这样吗?

杨勃:是。我会回复每个帖子,并仔细解释。

张向东:杨勃不仅是CEO,同时兼职网上客户服务,专门回帖答疑解惑,安抚客户情绪。(笑)近几年来豆瓣的规模也在快速成长,那现在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呢?

杨勃:豆瓣作为一个公司,最自豪的能力是在产品创新方面。在技术和产品方面,豆瓣是一直在进行创新的公司,豆瓣里面的各个环节都是一些创新的产品,这方面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我们其实都不差。但当豆瓣作为一个网站的规模慢慢变大了之后,它的人群、用户使用习惯和体验都会慢慢固定下来,这个时候再做大规模改动时就需要越来越小心,而且你改动的空间也可能越来越小。就是它自己变成了一个生命,所以不能随便把胳膊拿下来装到另外一边。但我们又需要不断地去创新、去前进,因为这是我们的使命,这种矛盾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豆瓣并没有被设计成一个人们每天泡在里面消磨时间的东西。

张向东:我有时候看豆瓣各个频道的时候就想,杨勃真是很自私,他把自己喜欢的每个东西都放到了网站上。我对你有一些简单的了解,知道你看书很多,也喜欢听音乐,还喜欢电影和旅行,趣味很丰富,我觉得能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能放在一个平台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你自己这么觉得吗?

杨勃:是。最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个方面很好,相当于这个网站是给我自己做的。我用它,顺便这么多人也能用,是个挺好的事情。也确实发现了很多很多我意想不到的人,跟我在各方面兴趣非常一致,并可以进行沟通。如果我们的用户也可以有这样的惊喜,那就是挺幸福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更有意义的事情则是,豆瓣作为一个平台,它在或大或小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我觉得大部分是积极的,是在朝一个好的方向改变,这是我们非常自豪的事情。总的来说,豆瓣提供的服务都是和线下生活非常密切的,书、电影和音乐大部分在线下去体验。然后我们这两年联系到一些独立音乐人以及他们各种各样的音乐会,还有同城活动都是线下的事情。所以豆瓣其实是改善了大部分人的生活,这是我们非常自豪的事情,豆瓣并没有被设计成一个人们每天泡在里面消磨时间的东西。现在我们在讨论未来走向的时候,还会坚持这一点。我们本身希望它像开卷有益的书本一样,我对这一点感觉非常幸福,而且觉得很有意义。并不是说我们作为公司做得有多好,因为都是用户在帮用户,我们只是搭建了一个好的舞台,并让这些有用信息流转起来,从而使一个好的信息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张向东:我觉得这一点是很有意义。近20年来国民价值观开始变得比较单一,财富是最主流的价值观,文化的影响力逐渐变小,但是文化的影响对人们却很重要,书、电影和音乐能给人们的精神生活补充养料。而互联网给我们一个平台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起来,因为这是在交流,互联网式的交流会让你找到同好,而这种找到知音的感觉又会丰富彼此的文化生活,我觉得豆瓣在这里面起了很大作用。

杨勃:我对你的说法有一点不同意。虽然当前社会的主流之所以如此,更多是商业文化的主导使然,而这种影响也会变得非常可怕,但是在文化生活方面,我却觉得现在的选择更加多样化了,新生事物产生的速度其实远远比10年前要好很多,这个真要比之前幸福。另外一方面我也同意,商业文化占了垄断地位,但文化形态却应该是非常多样化的,而且这里面原生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这也是我们运作豆瓣体会非常深的。豆瓣里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创意,其中一些商业或非商业的一些活动都是我们意想不到的,而且每天都不一样,可以说是多姿多彩。

张向东:网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杨勃:是的。通过网络,大家在一起交流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我记得有人说,我以为这本书只有我一个人看,没想到豆瓣上还有很多人在看,这种感觉就像左手找到了右手,兴奋感也非常强烈。正是这个原因让豆瓣上有非常多样的人群在里面活动。

豆瓣的临时大总管。

张向东:我看到过你在豆瓣上的个人资料,上面写着:豆瓣的临时大总管。为什么强调临时呢?是说到一定阶段豆瓣属于另外一个总管吗?

杨勃:写这句话的时候,豆瓣还只有我一个人,总管就是指这家公司的CEO,我想我可能不会一直管理这个公司,总希望能有机会让别人来管理,然后自己专心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张向东:你擅长的事情就是为这个平台设计一些好的服务?

杨勃:对。

张向东:如果你不走运一点,一直坐在CEO的位置上,又要做管理又要做创新,那有没有觉得内心有很大的冲突?为什么我问这个问题呢?因为我有,因为所有人都不是样样擅长。对于我这个人来讲,我性格随意一点,而且我认为建立组织是非常需要耐心和架构能力的,而这些能力就是张向东所不具备的。我这个总裁身份跟我个人的内在有挺大的冲突,你对这种冲突会感到难受吗?

杨勃:我是觉得大部分工作都已不是工作了,而是觉得自己在创造,这本身非常有意思。有一部分是工作,那这部分事情我也没觉得难受。就说管理吧,我还是能把它做好的,虽然这可能不是我最有热情做的事情。豆瓣的团队也是这样,我们的原则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弱点,但你最后能够脱颖而出,不是由于你每天跟弱点较劲,而是因为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这非常简单,在团队里面,我们最关心一个人愿意把热情倾注在什么地方,并鼓励他尽量做自己最愿意做的事情。我觉得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团队才非常稳定,团队里的工作也非常开心。但作为创业者,却没有这个自由。(笑)

张向东:对。

杨勃:就是我自己也会安排自己做最喜欢做的事情。然后其他事情怎么办呢?这些事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的责任,所以我觉得做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并不痛苦,它像一些必要的工作,我必须要把它做好。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在一定规模之下去找一些非常热爱做这些事情的人来做是最好了。

张向东:在你的内心来讲有没有这样一种感受,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一个最好的位置,我是那个角色就应该去做那个角色该做的事情。就像体恤上的这行字,你英文好读一下,然后再翻译一下。(T恤上印着一句话:“Everythingisinitsplace”。)

杨勃: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的位置,就像大唱片架里,每张唱片都有自己的一角。长远来说,我喜欢做一些跟设计相关的东西,我喜欢在非常复杂的事情里面寻找它背后那部分简单的东西,这是我非常喜欢做的。

张向东:其实我们作为一个创业不过几年的创业者来说,可能才刚开始归纳总结一些东西,也才慢慢感觉出人生有了方向。你现在对以后的方向有没有一些总结?

杨勃:没有。创业不是一个可以数十年如一日做下去的事情。我曾想过这个问题,有一天如果退休了,我最想做什么东西呢?我想做一个网站,这个网站是如此这般、这样那样的,可我想完了一看,这不就是豆瓣吗?OK,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着什么急呢,就这样继续做吧。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3G门户ceo张向东对豆瓣ceo杨勃的访谈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