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知乎牛人朱炫的神回复:如何在广场舞中滥竽充数?

网络红人 aty25 4920次浏览 0个评论

网友问:从来没跳过广场舞,如何才能装作经常来跳的样子?(跳广场舞的躺枪了)

朱炫的神回复:

谢邀

今兴之所至,但作此长文,随了题主雅兴,好一顿恶搞。

题主只知广场抽搐,不知其间博大精深,待我述来。

广场舞可溯至魏晋,乃嵇中散所创《广场散》之余音,又称《广场止息》,分为入场,预备,散发,扭臀,狂舞,五个分段,自此曲后,华夏遂有广场舞一脉,及至近代,竟成我武林一大门派。

正可谓,小隐隐于床,大隐隐于场。

民国年间,广东的叶先生,好跳舞,那时广东有名儿的欢场,唤作金楼,楼前一片广场地,外人看金楼,那是个胭脂所,叶先生看金楼。

那就是片英雄广场。

当年北边儿下来一人,乃是北派广场舞的宗主,唤作宫羽田,所习多年,自创广场舞易学14步,一曲爱情买卖,威震山海关,是为中华广场舞协会之会长,其师兄丁连山,早年在关东跳广场舞,与日本的AKB48打了场擂台,X了大岛优子,后者引退,丁连山惹了日本人,不得已南逃。

故这宫先生饶是作了会长,一晃多年,先生常自叹:某往常身不离舞,髀肉皆散;分久不跳,髀里肉生。日月磋跎,老将至矣。

便是生了退意。

广场舞

此次南下,是来找人出头,接过大梁。

南派广场舞的高手,在那一日齐聚金楼广场,然,竟不能胜宫羽田爱徒者马三是也,马三跳了一曲本门的爱情买卖,艳惊四座,众广场舞高手,皆不能随,或自乱节拍,或舞步支离,慨叹南派无人矣。

叶先生此时掀了雨帘,缓缓而来,自是先在场外,与一干广场打手斗舞,叶先生习得是自创的《伤不起》,一套舞跳下来,众人皆服。

那边厢,宫羽田慨然道:我不行矣,新人要跳舞。

斗过一干广场舞高手,叶先生终见宫羽田,宫先生大才,拳拳报国心,执饼而立,叹曰舞分南北,国岂可分南北。

叶先生雅量,不语,手衔饼边,二人云巡。

当夜,叶先生跳了曲《最炫民族风》,但求世界大同,然大成若缺,舞不分南北,广场大妈却有南北之分,故有: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唯爱不败。

宫先生笑矣,道了声有人,就有广场舞,念念不忘,必有广场。

此后宫羽田之女宫二与叶先生暗生情愫,入关东,斗马三,一曲爱情买卖,跳至化境,报了父仇,

更记当年宫羽田命殒前,谓其逆徒马三曰:

你知爱情买卖的法门儿在哪,世人皆言爱情,我却要告诉你,不在爱情,在买卖。

乃是后话了。

及至新中国,中央罢黜了多地广场舞,却有新脉,唤作忠字舞,得了朝廷欢心,奉为上宾。

说此舞,先说蒙元,想当年全真广场舞,风靡华夏,全真七舞士,皆如天神下凡,一套天罡北斗阵,只需七人,便可成舞,终南山上,歌舞天明,山边妇女,无不狂舞。

全真兴盛,源自有元一朝,铁木真夜会丘处机,草原英雄下马跳舞,但问我帐中老母,平日无事,道长何解,丘处机相授广场舞一套,其母唤来众蒙古妇女,跳至大HIGH。方才有其后全真一扫天下舞派,为元朝第一舞。

及至新中国,太祖许了忠字舞,各地团练,汹涌习舞,一如全真之于蒙元,此舞根正苗红,练一个又红又专,一招《大海航行靠舵手》,跳得荡气回肠,辅之一招《敬爱的毛主席》,可置人于死地。

敬爱的毛主席,有多少话要对您讲。

时有路人,但听此语,便是有人摆了生死舞阵,非仇家寻仇不可,但要迈开双脚,回上一句: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

双方你来我往,知是本派高手,方能避免一场无妄兵戈。

那年头,若你跳上一曲《渔光曲》,难免不得好死。

后至舞圣林彪,北逃蒙古,太祖一句千万颗红心要献给您,千里传音,震得林彪肝胆俱碎,坠机无存,忠字舞一脉才失了势,护法江夫人及四大柱石,一夜猢狲散,忠字舞终是失传了。

至改革开放,柱国邓师,跳了一曲《春天的故事》,才让我国广场舞重新进入一个百家争鸣的新时代。

至此,广场舞的历史,了然于胸,题主看了,明白这本不是什么抽搐的怪法,更是我国古代一门精深的技艺。

你懂了,方能入阵,便可以明白下面这个故事:

时有青年艾广昌,如题主,想习舞,但见小区前那一片广场,实则藏龙卧虎,每日夜至,亦是各派斗狠的场地。

这日艾广昌饭罢,行至广场,正欲起舞,却被门房孙大爷好言相劝。

年轻人,你莫要瞎跳,此地乃是非之地,先观门派,再择不迟。

手指小区王大妈,乃舞阵的首位,盘踞广场南角,正是健美操一派的高手,虽是个中年妇女,然身段颇好,早年上过央视五套,是央视钦点的大内翘楚,上得前来,便使了套第八套广播体操。

健美操讲究协调韵律,跳跃运动,要做到地动山摇,伸展运动,要做到拨云见日,此老妇跳了半辈广播体操,更习得大成,唤作全身运动,是为从头至脚,无不是凶器,真个儿是舞舞生威。

“大爷,这跳得好生威风呐。”艾广昌感叹。

“小儿,这有甚威风,王姐的扩胸运动,才算是精进,我曾手抓。。。罢了,你小,不懂。”孙大爷又指那王大妈:“这妮子,老夫一招《宝贝你最美》,便可制之。”

拉着你的手儿,就想入非非。

大爷朗声道:此一招,王大妈任我鱼肉。

艾广昌但想此人吹牛逼倒是颇有能耐,再指广场西角,见诸中老年男女,环抱游旋,正是跳得交谊舞。

孙大爷点了根烟,方才道,此一派,西洋舞术,交谊舞派,那当先的李大叔,人送称号广场皇帝,练得是华尔兹,一曲《皇帝圆舞曲》,本市无人可比。

“你看他那矩形步,走得多顺,下盘不稳,断不得此法,我看他近日里约了不少舞伴,也是我舞林里的风流客。”

“大爷,您能制吗?”

“但一招《老婆最大》,可摧其下盘,我下手重,断然半身不遂矣。”

老婆最大呀老公最二,你要答应我不许找小三儿。

大爷轻蔑道:此一招,但叫这广场皇帝,后宫尽散,十年不得出墙。

“大爷吹牛如高山流水。”

艾广昌又指东角一波青年男女,这拨人忽而倒立,忽而劈叉,节奏带感,舞步杂而不乱。

孙大爷笑道:这是美利坚的门派,早年叫Locking,是昆仑奴所习的舞术,一般人习不得,这伙门徒,练得乃是机械舞,解放前湘西人多练此舞,但有一道长提着音响稍前引路,后边儿舞者舞姿如机械,禹步慢行,练得久了,可入僵,刀枪不入。

“大爷,我能练吗?”

“你若练,但练一个屌,立而入僵,软而不化,可收益颇多。”

“大爷您好像听懂,那您制得了嘛?”

大爷挠挠头,说这有何难,yo yo come baby go,只此一招,可秒杀此等嚣小。

“老夫早年在美利坚教舞,解放前美国人留我,派了五个师的广场舞男女,我一心报国,在帕萨迪许跳了这首《自由飞翔》,力战美国中老年山德士上校,才回得国来,这些人我不足为惧。”

“大爷您这牛逼又精进了。”艾广昌笑说,“那大爷您说了这么多,到底练得什么舞?”

孙大爷这才伸了懒腰,徐徐起身,走向广场,凡过处,皆有人颔首致意,道声孙老来啦。

艾广昌紧随其后,忽觉大爷背影,硕然伟力,举手投足,皆有古风,脑中嗡嗡,似是有万千退休职工,慨然呼和。

火火的眼神,火火的爱,火火的情歌传天籁。

孙大爷欣慰道:你果是个奇才,未练我派,脑中已有相合,你现在听到的,是我派不外传的内功秘诀,唤作《火火的爱》。

言毕,孙大爷走向北角,早有左右侍奉,奉上新茶,道了声安康,便问:掌门,今日练什么舞?

“给小兄弟看座,你们今日就练我派的绝学《最炫民族风》吧,让这小兄弟见见本门的真传。”

艾广昌那一晚,见到了璀璨星空,银河大海,那是人类终极的艺术,一曲最炫民族风,摇摆至骨髓,四肢百骸,无不动感十足,忽而乘风破浪,忽而冲出亚洲,歌曲中,仿佛置身美利坚休斯顿球场,世界人民无不拜服。

“孙大爷,啊不,孙师父!我想跳舞!”艾广昌早已泪流满面。

“你知我要教你何舞?”

艾广昌擦干眼泪,摇摇头。

孙大爷正色道:我中华广场舞是也!

气壮山河,百鸟齐飞,字字如千钧,真个儿是如雷贯耳,一众中老年亦屈膝和道:中华广场舞,威震中华!

艾广昌心如擂鼓,跪地不起,欲要拜师。

“呦,这鼓噪之人,也能受得徒儿,小儿,莫如入得我派,习得一手天胡。”

声音媚而不妖,骚而不腻,艾广昌回头,但见自麻将档里走出个睡衣妇女,一头梨花烫,烫得是高耸入云,观之粗鄙,面色却多是娇媚,早年也是个美人胚子。

此人不多言,只说今日我来,望各位散去,实在他妈扰民,我等搓麻,不堪其扰。

原来此人迈入广场,竟是来叫阵的。

“你麻将一门,与我等舞林,不属同源,你今日来拆台,不怕那斗地主一派的门人偷袭你们吗?”有人斥责道。

“去你妈的,我们斗地主打麻将的,现在没一个能安心算牌,全你们这帮老腌臜,在此地鼓噪,让人不得安心!”

那妇人破口大骂,健美操王大妈看不过去,蹬腿一跃,便欲上前驱赶。

“看我全身运动,让你不知好歹!”

果然,全身摆动,如刀枪棍棒,头如锤,手如刀,腿如剑,胸如大石。

“滚!”却想这粗妇人一声爆喝,双手催动,王大妈当即飞入街心花园。

“好一招揉天应穴。”孙大爷面色肃穆,如临大敌,艾广昌不明就里,便问此人何来路。

“此人是麻将档的掌门,常年熬夜搓麻,眼神多有所累,故练得是失传已久的古法,唤作眼保健操,多习于用眼过度人士,想不到今时今日,能见此招,想当年陈景润一死,我以为眼保健操已成绝响。”

正说着,那广场皇帝李大叔抱拳上前,道了声指教,便舞了个《蓝色多瑙河》,此舞是华尔兹派的大成,旋转如疾风。

“去你妈的!”这妇人翻手为掌,掌风如刀,李大叔嗷了一声,飞入女厕。

“看好了,这招叫揉睛明穴,专打你勾魂夺魄的电眼。”妇人叉腰斥责。

剩下一帮街舞小子,便不顾江湖规矩,一拥而上,但跳舞不在人多,那妇人一招揉四白穴,拳打四方,众人皆星散。

“Go fuck yourself!”

这妇人赢得三阵,目指孙大爷,示意最后一个,乃是你这老朽。

孙大爷运足丹田,便要上前,一干舞伴跪地阻止:师父,去不得啊!

孙大爷慨然,我跳广场舞,就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

曲响,人动。

当初是你要分开 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瞬时如狂风催浪,小区路灯一一泯灭,一干家犬亦不能嚎。

世间之大,然世事如艰,爱情之美,不敌时光柴米。

爱情买卖,法门儿不在爱情,在买卖啊。

孙大爷终成化境。

那妇人倒也不惧,一声大喝:揉太阳穴!

顿时夜如白昼,世间皆受其光,天地之大,莫不受泽,人之经脉,归于眉心,万物相合,否极泰来。

。。。。

很多年以后,已成为广场舞泰斗的艾广昌,徒弟们问他,当日是谁胜了?

艾广昌微笑,便道:胜负早已不知,我孙师舞罢,吐血而亡,那妇人也身形俱灭,三十年内,小区广场无人敢提广场雄主,只因见过爱情,麻将档内无人敢自封眼保高手,只应见过太阳。

而我,见过爱情,也见过太阳,此生无憾了。

正可谓:一入广场深似海,从此青春是路人。

题主你现在还想跳广场舞吗?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知乎牛人朱炫的神回复:如何在广场舞中滥竽充数?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