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黄磊的家庭生活方式,黄磊是怎么教育子女的?年轻时的黄磊长什么样

网络红人 aty25 901次浏览 0个评论

世俗眼中黄磊是非常幸福的。

他年轻的时候是帅气逼人的长发王子,拍的电视剧风靡过两岸;胖了之后他还在演热门电视剧,上了一个真人秀就用智商震撼了观众;更何况他还有一见钟情相爱至今的美丽妻子,两个可人的女儿。

这一切看上去太过完美,以至于人们要么热衷于用“人生赢家”、“基因过人”来解释问题;要么就怀疑这是一个明星表演出来的幸福。

这很少有人发现:黄磊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主动选择的结果。

而他所选择的生活方式,恰恰和大多数中国人的选择,完全相反。

黄磊的家庭生活方式

“童年多珍贵,让她玩玩”

因为在电视剧《小别离》里扮演一个初三女生的父亲,黄磊做了很多关于教育的问答。

最有名的是这一段:

“ 我女儿要是15岁谈恋爱我觉得正常。恋爱就是恋爱,青春期情窦初开懵懵懂懂我觉得是美好的,“早恋”这个词儿就很混蛋。什么叫早恋?

她的日记不上锁、搁在桌子上我也不看,我绝不看。

她的手机我也不会看,我永远不看。

我要从现在开始教给她,这样做是对的那样做是不对的,我自己都做成错的,她怎么能知道对的是什么样?

手机有什么可看的?你知道又能怎么样?她给男孩子发短信说我喜欢你,你能把她关起来?把她腿打断?所以说中国很多父母教育就很混蛋。

你应该把她往健康的方向去引导,包括在性上面对她有个好的教育,保护好自己,你可以男孩女孩在一起玩不要急于那么早去尝试性,如果你真的尝试,要安全。

女儿当然应该有秘密,一个少女都没有秘密怎么过的少女这一段?永远留存在她心里,是她最宝贵的财富,我永远不回去分享,这是尊严。

我们这个民族特别缺乏这个,对别人的尊重。

视频在这里↓↓↓

这段话在微博上广为流传,以致于这几天在微博搜“黄磊”,第一个关联的词是“黄磊谈早恋”,小少女老少女一起喊:“黄老师您家还缺女儿吗?”

《小别离》里黄磊和自己的学生海清扮演一对夫妻,操心孩子的学习成绩,监控她有没有早恋,斗智斗勇。

黄磊的家庭生活方式

(△《小别离》剧照)

戏里的女儿叫朵朵,黄磊拍戏时总是一不留神就喊错成“多多”。但虚构的朵朵和现实里的多多,生活完全不一样。

黄磊对多多是“放养”,基本上不管:“妈妈管得多点,我就觉得差不多行了,人就这一辈子,童年多珍贵,让她玩玩,别那么严格;严格管教下的孩子,性格都会受影响。”

黄磊的家庭生活方式

黄磊本人就是放养教育的结果。

他的父母都是话剧演员,童年时,下午三点半到四点父母就坐着班车去演出了,黄磊从小脖子上挂着钥匙,放学自己回家生火蒸饭,等父母回来差不多夜里十一点,黄磊又睡着了。

童年时客串话剧演出的黄磊

(△童年时客串话剧演出的黄磊)

“剧团的孩子就有这特点,就是晚上没人管。”

演员们都住一个大院里,到了晚上大人都不在,那就是孩子随便闹腾的世界,而黄磊是大院里最淘的孩子,“院里一有什么坏事就是我干的”。

他敢到乱坟岗上去拣骨头玩,拿着腿骨打架,顺手还拿了个人头骨回来压在隔壁奶奶的酸菜缸子上:“给奶奶差点吓死,后来我爸他们气死了。”

十一二岁的小男孩都是混世魔王,童年黄磊可能是魔王之王,那时候他热衷于到处恶作剧,点一串鞭炮往别人家门口一扔,就跑了;专门把杂志上阿兰德龙的头像剪下来,贴在别人柜子前面,让人以为柜子前有诡异的人影;他还会挖个深坑当陷阱把别的孩子骗过去掉进坑里,再往里撒沙子。

“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小男孩就是精神有问题?老干一些坏事。”

最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次是他领着全院的孩子去走防空洞玩。

黄磊小时候住酒仙桥,当时他家附近有防空洞,地道复杂且没有任何标记,后来这些防空洞被改作地铁。黄磊突发奇想就要探险,自制了火把,带着粉笔沿途做记号,就敢把小朋友们领着到防空洞里逛。走了四个小时才回来。

“万一迷路了怎么走回去?那个特别容易走不回来。我们是下午三四点放学下去的,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回来看一堆家长拿手电筒找,都疯了,全院孩子没了。我爸妈很少管我,那天真的霹雳啪啦给我毒打一顿,打完之后让我跪在那……哭得我,还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现在想想,确实做错了。”

如是种种,反正童年就是撒开来玩,无法无天。淘够了,到了青春期,黄磊反而没什么可叛逆的了:“小时候皮,上高中的时候,都已经变得比较乖了,我还行,算好学生。”

黄磊的成绩也完全不用家长操心。初中的时候他迷上了福尔摩斯,发现福尔摩斯化学好,所以格外用功地学化学,其他理科成绩也都不错,他清晰地记得自己中考成绩是化学100、数学99、物理98。高中的时候黄磊喜欢下围棋,围棋比赛是全校第二。——这些大概算是“神算子”年少时攒过的基本功。

年轻时的黄磊长什么样

(△16岁的黄磊)

到了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黄磊想学理科,黄磊的父亲希望他子承父业考表演系,背着他把他的志愿改成了文科;黄磊干脆整天下棋破、罐子破摔等着落榜重新填志愿,居然事与愿违,“闭着眼睛乱考”仍然上了北影。

按说这时候需要来一场青春期的父子大战。黄磊说一开始是“挺不高兴的”,下围棋的棋友都在理科班,就他在文科班,但后来也没那么生气:“觉得也还行,因为文科班女孩多,嘿嘿。”

黄磊的童年以放肆开始,到了青春期在该激烈冲突的时候,却都没怎么冲突起来。他现在对女儿也没什么担忧和管教,继续放养:

「因为我们小时候玩就是在街头巷尾地玩,什么班也没上过,什么都没学过,我也不会弹钢琴,什么乐器都不会,就会弹一点吉他,还是上大学的时候为了泡妞学的,别的什么也没学。

但是,这不也挺好,我也长大了,也一样文艺青年,一样出了很多的书。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不主张太严格。孩子真的挺可怜的,学校压力就大,回家了以后这班那班的你看看……」

但黄磊唯一会干预的是女儿的审美趣味。多多小时候看动画片,黄磊不是随便开着电视就放的,而是只给她看宫崎骏:“我不希望我的女儿的审美跟我背道而驰。”

“一吃解千愁。”

在黄磊顽皮的童年、潇洒的少年、幸福的中年之间,是藏着一点点挫败期的。

现在说“钱多事少离家近”的黄磊,也有过马不停蹄工作的时候。2002年的专辑《似水年华》开头的那段独白里,黄磊说:“我从1995年到现在,是7年,我每一个印象,都是在每一件工作和那件工作的缝隙。我所有的记忆,都是在我的日记本上、日程表上,可以找得到的。”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过了30岁他开始自己当编剧、导演再主演,有了《似水年华》。那部戏是很成功的,当时在央视八套的黄金档播出,在《南方周末》文化版上有一整版的报道,放着黄磊的大幅剧照,讲述这个男演员扮演小镇修书匠的故事;而乌镇多年后还在车站售票厅里循环播放着这部电视剧。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似水年华》剧照)

然后他接连出产个人风格浓郁的文艺电视剧。从《似水年华》到《天一生水》再到《夜半歌声》。

他一个人的署名同时出现的导演、编剧和主演三个地方。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但《夜半歌声》播得不好,黄磊自己写的感觉也不好,觉得自己卡住了。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夜半歌声》剧照)

“我自己也挺失落的,就不想拍了,我觉得没劲。”

他没有详细描述那是怎样一种失落,但至少从那之后,黄磊再也没有导演编剧主演全扛地去创作过一部影视剧作品。

人们习惯了想象艺术家在创作遇到瓶颈后如何痛苦寻找出路的故事。但黄磊不是那种模式里的痛苦艺术家。

那年孙莉正好怀孕了。黄磊就停了差不多有两年时间没拍戏。陪妻子、陪产、然后带孩子。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那也是他第一次开始发胖的时候。孙莉第一次怀孕时的照片里,黄磊站在孕妇身边显得还更胖些。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黄磊、孙莉,肚子里是多多)

这是黄磊对挫败的解决之道:转身,回到家庭里,回到生活里。

不开心的事情是要被快速忘记的。

“我这辈子做了太多的事,我要是清理内存的能力不强的话,我早就挂了。我丢弃的速度很快,我没什么负担,而且我减压方式好。”

他的减压方式是吃。

「多累的时候,我就来个啤酒,弄个什么肘子,马上就解决了,一吃解千愁。

用吃作为减压方式,这个特别好。有些人解压会酗酒什么的,对身体有损坏。但是我吃就无所谓啊,跟朋友一块吃就挺来劲的,烦恼就解决了。

但唯一的毛病就是,容易发胖。」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孙红雷微博里正在胡吃海塞的黄磊和黄渤)

年轻人会像发现一块新大陆一样惊叹于黄磊瘦的时候有多好看,但黄磊并不太在意“颜值”,因为吃这种乐趣无法舍弃:“别人老说,你要再瘦20斤,你可了不得了,但是我就是爱吃。”

“我在高雄拍戏,师徒四人买一麻辣烫,或者说买一个盐酥鸡,买两个台湾鸡柳,喝瓶啤酒睡觉,我就觉得我这一天特满足,特好。”

黄磊仍旧会兴致勃勃地谈起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已经办了戏剧节,还想办电影节、办免费的表演大学,想做商业:“是啊,我可精了。”

但这一切被他算作“兴趣”,而非“野心”:“27岁法则,27岁之前成不了大师这辈子也成不了了,我真不是天才。”

这个被人喊了一辈子“才子”的人这样说。

“一见钟情也是选择”

每一对恩爱的明星夫妻都要被操心将来会不会“崩人设”。

像黄磊这样看似特别圆满的也常常会被怀疑“不可能,一定有演的成分”。

黄磊不想活在别人的评价里,但还是利索地蹦出了三个字:“放心吧。”

「我不吸毒、不嫖娼,不找小三、不包二奶,不酗酒、不抽烟。我对那些没兴趣。各有各的活头,反正你得面对你自己,虚头八脑的没用。

什么叫崩人设,我用这种方式活,他说不对,你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我这是一正常的活法。」

其实,黄磊和孙莉的感情,外人是观察一下就能发现的。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做完采访那天是一个周六的晚上8点多,黄磊在结束工作后的第一件事是立刻给孙莉发微信语音,告诉他自己完事儿了,再跟朋友聊一下就能回家。

D小姐(化名)曾经跟黄磊和孙莉一起出去度过假,对他们的感情羡慕至极:“他们俩的恩爱不是秀出来的,就是淡淡的,也没有刻意地去展示,就是感情它在那儿。不言不语,一个眼神就能说明问题。眉梢眼角里都是感情。”

比方说,孙莉怕猫,大家一起吃饭,吃着吃着孙莉突然整个人就蜷起来了,黄磊立刻很关切地说:“啊她怕猫。”接着站起来看方圆一米之内有没有猫。“反正就是对对方非常了然的感觉。” D小姐说。

那一年黄磊和孙莉还没有多多,黄磊带着个单反一路上都在拍孙莉。D小姐说黄磊就是把孙莉当女神在拍:“我们一起在海边做跳跃动作,我们做得都特难看,孙莉学舞蹈的,一跳就跟仙女似的。孙莉永远是仙儿仙儿的感觉,黄老师对谁都很周全。他们俩确实是我看到艺人夫妻里最好的一种。”

去年是黄磊和孙莉结婚20周年,他们一起出去旅行还拍了纪录片,黄磊在那个纪录片里也说过他喜欢给孙莉拍照:“孙莉是我的首席女模特,我也没有第二席,只有她这一席。我就一直在拍她,所以我们家很奇怪我们俩没有什么合影,(都是孙莉一个人的)。”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黄磊给孙莉当摄影师)

黄磊自豪地说起过自己拍孕期的孙莉特别好看,因为“女人在孕期的时候特别美丽,皮肤泛着光泽。”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拍女儿当然也是美的。有一张多多围着头巾的照片惊艳过很多网友,那是黄磊在意大利抓拍的,他特别满意,因为觉得镜头中的女儿“眼中有天使的光芒”。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黄磊从不羞于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表达爱,这和大多数中国男人也不太一样。他会专门写文章给妻子,题目叫:“我有幸遇到了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没有离开。”

在《爸爸去哪儿》里,他手执火把和女儿一起走夜路,站在女儿身后就情不自禁地喊:“我要像这样,用一生为你点一盏灯。”

情感是孩子最好的营养,多多对于情感的细腻和敏锐远超同龄人。她8岁的时候就会对“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这种问题感到不安,因为她明确地知道逼孩子在父母之间选一个就是个逻辑糟糕的问题,仅仅这个问题本身就令她伤心。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热门鸡汤文里羡慕黄磊的家庭里有如此充沛的感情,但可能忽略了真正的因果。

传说这个完美家庭是以黄磊对孙莉一见钟情开始,然后两个人相守20多年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像个从天而降的童话。

但黄磊说,这是自己的主动选择。

“一见钟情不是之后不能再改了,我是先一见钟情过程中,慢慢觉得她真好。这叫挑选。”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校园恋情时的黄磊和孙莉)

挑选好了爱人,之后选择要一个孩子,再选择分多少时间给家庭。

黄磊说他这些年几乎不接北京之外的戏:“一个戏来找我,我先问在哪儿拍,要说在北京,那基本上有谱了;如果说在外地,那就再考虑考虑……再说吧。”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小别离》里的朵朵好奇外面的世界想去当小留学生,黄磊扮演的父亲方圆把选择权交给了孩子。但生活中的黄磊不会尝试这种模式:

“我只有这一生,她也只有这一生,我们能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在一起。”

一个生活热情永动机

黄磊的“幸福指标”甚至超过了网友在微博上、在真人秀上看到的部分。他不仅有美满的一家四口,还有一群好朋友。

看黄磊的微博就能看到他的社交圈有多热闹。

何炅像他的家庭成员一样经常到黄磊家吃饭,跟多多玩闹,黄磊戏称何炅是自己的大儿子,何炅到黄磊家吃饭算是“家宴”。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黄磊和孙红雷、黄渤的感情是有目共睹的,他们三个先认识凑一块儿,才有后来的极限男人帮和真人秀;据说黄磊听说孙红雷要演电视剧《男人帮》才很快就答应入伙。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到《非诚勿扰》里当点评嘉宾之后黄磊和孟非就变成了好朋友,两个人深夜饮酒谈诗还要一起做生意。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最意外的是黄磊和邻居们也都是好朋友。他住在京郊的一片别墅区,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也在。他们俩加上其他几个邻居一起品酒、打牌,张罗聚会。关系好到串起门来不分你我,一起举办“街宴”的程度。

吕思清和其他邻居们的微博上发过一些“街宴”的内容。邻居们把黄磊和吕思清称为“街宴”的共同主席,吕思清说这是无目的办聚会,“为了让大家高兴”。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我们相爱20年》纪录片中公布的黄磊跟朋友们的聚餐画面)

与其说是爱交朋友,不如黄磊对生活本身的兴趣太大了。他需要找很多很多合适的人一起玩。

有黄磊在的片场,气氛都会变得像聚会。

《小别离》的制片人王也说,黄磊从不喜欢在片场表露疲态:“即便再累,黄老师在片场也是干劲十足的人。其实他可能已经是累得只要一闭眼就可以睡着了。”而在所有人都累到崩溃的时刻,黄磊是鼓励大家的那一个。

因为有黄磊,这个剧组会莫名其妙地开始做菜吃饭。《小别离》是生活剧,主角家里的那个冰箱,真的是塞满菜的。如果拍戏时有什么菜没准备好,黄磊就顺手做了。

有一场包饺子的戏,黄磊看着道具,说他和面和得不对,于是就自己上手开始和面包饺子,在他的感染下,灯光组、摄影组的汉子们都上手包水饺去了,“包完煮了就给大家吃了”。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在新西兰拍摄纪录片时做饭的黄磊)

“可以说我们道具组准备的菜不怕难吃,有黄老师在,不好吃就黄老师上手来一道。”王也说。

黄磊的处事方式是有感染力的,海清被黄磊的带动出了做饭的热情,偶尔也会做一两道菜给大家尝尝。

而黄磊还是习惯性照顾别人的那一个。休假时朋友们一起出去玩,黄磊回来之后会把照片整理好给同伴们发邮件,并彬彬有礼地附上感谢。工作时他对每个人好,小演员张子枫跟他一块儿演戏,他就把张子枫也称呼为“我女儿”。

从家庭到街坊到工作,黄磊像是个散发能量和热情的永动机。他口中的人际关系都是欢歌笑语的。

难道他没有遇见过什么极品吗?

黄磊答:“我就看看,拣拣乐就走了,不接触。我老婆经常说,你不开心不可能,你是最正能量的。我真的是。我遇到多少事,我都说:没事,挺好,就这样。”

“那天录节目,有人问我,有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对天发誓,没有。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有?我有什么可苦恼的?我真的没有,我真的就是一个可以消化掉很多事情的人。”

当我们说起中国人的幸福感是不太高的时候,黄磊说:“我超高。”

所以要不可免俗地问他:这种幸福感有路径吗?有公式吗?

黄磊居然肯定地回答:“有,有,有路径。”

那个路径是:“一定要悲观。”

「你得清楚意识到,人生整体就是结束,就是早晚的问题。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整体是悲观的。最糟糕的是整体乐观的那些人,每天都说明天会更好,这是不太现实的。

我最重要的乐观起来的方法就是,反正就是这样。

世界是你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这点一定要接受,而你会离开你的父母,你的另一半,从二人世界到老两口,有一天总会离开。那么干吗不用更好的一种方式,平和的这种态度面对生活,然后快乐。」

还有一个窍门是“选择”

「你这辈子一定要有很多支点,你靠一个支点的话,会活得不够好,或者活得摇摇欲坠。父母、亲戚、工作、爱好都是支点。

但有两个最大的支点,一个叫做另一半,一个叫做朋友。

这两个支点都是要你自己选择的。

没选好,你人生就有问题了。

你一定这两样要选对了才行,所以我真的深爱我的妻子,深爱我的朋友。」

黄磊生活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反面

看完黄磊这所有所有的幸福经验,都指向了“大多数”的反面。

拥抱家庭、陪伴孩子、交好朋友、享受生活;

不要严格管教、不要望女成凤,只要她们快乐;

不要野心,只要兴趣;

不奢望改变世界,只面对自己的人生。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黄磊的家庭生活方式,黄磊是怎么教育子女的?年轻时的黄磊长什么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